?

只因我不想讓你輸

作者:今世未央 發布時間:2019/6/19 10:29:52

好成績贏來的“早戀”

    小時候,每次被小伙伴們取笑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我就跟他們大打出手,有時會帶著滿身的塵土和一臉的傷痕,回家再跟媽媽大鬧一頓。那些年,媽媽一個人帶著我生活,有關爸爸的事,她總是很理虧,任憑我用種種方式,向她發泄心中的怨氣。

    而且,我也總結出經驗來了,媽媽很看重我的成績,只要我保持在班里前幾名,不管我鬧出多大動靜,她都能泰然處之。就連我的早戀,也是我用成績贏來的。

    我剛上高一那會,喜歡上了學校里一個男生,他一笑整個人都像發著光。我表白成功的時候,覺得全世界都開始對我和顏悅色了。沒多久,這事就被班主任知道了,很嚴肅地找我談了話,并把我媽也叫到了學校。

    我偷偷跟媽媽保證,我的成績一定會進年級前十,她就真的沒再干涉我早戀的事。后來,我把這套招數使用得爐火純青。比如,我英語競賽獲得全省第一名的時候,她答應我在分秒必爭的高三選擇退了宿;我成為年級第一的時候,她幫我把肥大的校服褲子修改成了瘦腿褲。我覺得她很勢利,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分數,甚至可以丟掉原則,很明顯,她愛“分數”勝過愛我。

    媽媽的工作很忙,根本沒時間監督我的學習,但我也經常自覺地刷題到深夜,當然,這一切努力都是為了保持我在成績榜上的地位,在她那里獲得更多的特權。在別的同學都羨慕我有個開明媽媽的時候,我對她卻沒有一絲感激,因為,這一切都是我用成績換來的,是我自己努力的結果。

    這種狀況一直持續到我長大成人,等到我參加了工作,她的關注重點就從我的成績,變成了我的工作業績,一以貫之,從不放松。

愛情就像一場龍卷風

    去年,我陷入了熱戀,幾次攢了假期,從上海跑去他在的那座濱海小城。在悠長的小巷子里,踏著被雨水打濕的青石板,我問他,“你愛我嗎?”他鄭重地回答,“如果現在面前有危險,我會毫不猶豫地擋在你面前。”那一刻,我就認定了,我的余生要與這個人牽手到白頭。回到上海后,我開始準備辭職,還把這件事向媽媽做了匯報。她并沒有對我愛的人感興趣,而是很認真地問我,“你打算去那邊做什么?”我沉浸在一腔甜蜜中無法自拔,“做什么都行啊,哪怕只是給他洗洗衣服,做做飯,反正他也能養得起我。”

    沒想到,媽媽堅決制止了我,她說,她不反對我跟任何人交往,但絕對不允許我放棄自己的工作。我怎么跟她解釋都沒用,后來,我哭著跟她大吵,“你關心過我的感受嗎?你就一點也不在意我的幸福嗎?你想讓我和你一樣,一輩子沒情沒愛的,活成個冷血的女人嗎?”

    我知道這話很傷她,可是那會兒什么也顧不上了,她的眼圈泛了紅,也依然咬著牙堅持,“對,成績很重要,工作更重要,我絕不允許你走這一步。”男朋友也勸我,不要和媽媽鬧僵了,暫時的異地戀也妨礙不了我們的幸福。于是,我相信,我們的真誠總有一天能讓媽媽想明白,生活里還有比工作更重要的東西。

    后來,當多巴胺風平浪靜,所有的激情歸于淡漠,男朋友提出分手的時候,我覺得天都塌了,我把整個后半生都托付給他了,他怎么能這么輕易地放棄我?我顧不得工作,請了假去找他,跟他承諾,我可以立刻辭職,陪在他身邊。他絕情地搖頭,不是距離的問題,他只是不愛了。回到上海后,我不吃不喝,躺在自己的小公寓里,看著窗簾外面的天色,從明到暗,又從暗到明。

誰不曾在愛情里卑微

    媽媽打開我房門的時候,我還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剛想坐起來,卻一陣頭暈目眩,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來,我在醫院中醒來,醫生跟我說,“你們年輕人也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要是再晚一段時間送來,你就會因為嚴重低血糖引起器官衰竭,這條小命都可能不保了。”我看向媽媽,她還是冷著一張臉,不肯好好看我一眼,半晌,她才轉身拿出一罐湯,放在我面前。喝著久違的熟悉味道,我還是感受到了她些許的溫暖,“媽,你至少還是很關心我身體的,對不對?”沒想到,她初心未改,嘴硬依舊,“我只是想讓你趕緊好起來,快點去工作。”

     出院那天晚上,老媽不放心我,沒有回去。我們倆擠在我小公寓的床上,聊到深夜,我第一次知道了她和爸爸的故事。當年,她和爸爸也是一對深愛過的情侶,但后來他執意要離開小城,去遠方闖蕩自己的人生。她哭了又哭,留了又留,不惜偷偷懷上了他的孩子,甚至以自殺為威脅。但最終,她也沒能留住他一心要遠走的腳步。

    原來,我是在她那樣的期待下,來到這個世界的。這些年來,我一直埋怨她沒能給我一個正常家庭,卻從不知道她一個人承受了多少苦難,才把我養大。一定是她對男人太過絕望,或者說她自己足夠強大到面對生活的所有艱難,這些年她的生活中才沒有第二個男人的出現。

    我心疼地抱抱她,跟她開著玩笑,“對不起啊,我沒能幫你留住爸爸。以后我會努力工作,好好給你養老的。”

    可能是我們母女倆頭一次這么親密,她還有點不好意思了,“你不用我養就不錯了,誰要用你養老啊?”她拍開我的手,擦了擦臉上的淚……

輸不掉的是人生

    本來,我的曠工天數已經足夠被辭退好幾回的了,但鑒于我之前對公司的貢獻,而且,正趕上公司那時要上個新項目,我是最合適的負責人選,于是,公司領導決定對我從輕處理,給我記了一次重大過失,扣了本季度獎金,恢復工作。

    我很快進入新的工作狀態,忙著組建項目團隊,做市場調研,趕工程進度,每天忙成陀螺,別說傷心痛苦了,連失眠的機會都沒有,有時,在辦公室外等上級審核結果的間隙,都能癱倒在椅子上,昏睡一會兒。

    今年6月份,我們的新項目正式啟動起來后,運轉順利,我也成了全公司第一個90后部門總監。那天,我跑到老媽那兒,跟她炫耀一下。當然,我主要目的就是為了讓她放心。

    這時,我已經可以波瀾不驚地談起過往,故作委屈地質問她,“當初,你就該先教教我怎么辨別渣男,我要是有了這個技能,就能在選擇時不犯錯誤,省得后來輸得那么難看。”

    她卻淡淡一笑,“選擇本就沒有對錯,誰也不能保證這一輩子只贏不輸,最重要的不是怎么選才會贏,而是,你得讓自己有輸得起的能力。”她坦言,當年她對爸爸那樣近乎喪失理智般地糾纏,就是因為她那時沒有工作,無法養活自己,感覺被整個世界都拋棄了。那個時候,她才省悟,沒有能力承擔輸,才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情。我也終于知道了,這些年,她為什么這么執著于我的成績和工作。

    那天晚上,我們邊喝邊聊,微醺之際,說了很多之前沒說過的話。我豪氣沖天地跟她保證,“你看男人都這么不靠譜,以后咱們倆過一輩子吧,很快我就能掙很多很多錢了,給你買個大房子,帶你一起去看外面的世界,怎么樣?”

    沒想到,她對我的孝心卻絲毫不領情,“別,你還是好好找你的另一半,過好你的日子就行了,我可是另有人想要過一輩子的。”哎喲,看來她是有新情況了呀,我的八卦之心頓起,忍不住一連串地追問,“你有喜歡的人了?那人是誰?干什么工作的?多大歲數了?”

    老媽白了我一眼,臉上顯出少女般的羞澀,想著那個她想要共度余生的人,她竟破天荒地紅了臉。是她讓我明白,一個女人,只有擁有了承擔輸的能力,才能坦然地面對人生的這場賭局。

編輯/劉洋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