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越千山萬水的“候鳥”老爸

作者:王小毛 發布時間:2019/6/19 10:29:04

    那天晚上,我正哄著馬小跳睡覺的時候,老爸的電話打了進來。

    “女兒啊,天氣熱了,你大姐這邊兒待不下去了,我和你媽準備去你那兒。”

    馬小跳一聽說姥爺要來,撒著歡兒地從床上蹦了起來,搶過電話便喊姥爺,望著祖孫兩人隔著電話傳情的歡樂場面,我的心五味雜陳。

    我離婚了。前夫馬跳躍搭上了他單位的收銀員,在看到他為那個女孩訂了999朵玫瑰的時候,我想要為了孩子隱忍下去的心瞬間死絕。

    我們約定不將此事告知雙方父母,對于馬小跳,只騙他說爸爸要長期駐外。可是,老爸老媽要來了。老爸干了一輩子的政教工作,我從不敢在他面前撒謊。

    我們家一共有三個孩子。大姐定居上海,我在沈陽安家,弟弟落戶北京。老爸退休后,在家閑得發慌,從他的學生那里聽說了“候鳥養老”,特別適合子女散落在祖國天南海北的老人。大姐在上海,天冷時老爸老媽可以去那里避寒;我在沈陽,天熱時他們可以來我這里避暑;等到九十月份秋高氣爽北京風景最好的時候,他們又可以去弟弟那里小住。既可以旅行,又能在子女的身邊享受天倫之樂。老爸一聽這建議,當即叫好。

    老爸是三月去的上海,走后每天都在電話里說自己過得如何好。大姐那個婆婆我曾見過一面,性格極挑剔,與大姐的婆媳關系也很緊張,所以對于老爸的話,我表示懷疑。

    幾天后,我下班順路去幼兒園接馬小跳回家,走到小區附近,小跳忽然跳了起來,一邊往前跑一邊喊:“姥爺姥姥!”

    我說:“怎么來之前不告訴一聲,我好去機場接你們啊。”

    老爸說:“你們忙,我們自己找得到。”沒見到馬跳躍,他問:“馬跳躍呢?”小跳在一邊搶話:“爸爸去廣州出差啦!”

    望著爸爸深信不疑的樣子,我懸著的心總算放了下來。

    老爸老媽的到來為我減輕了不少負擔,我再也不用下班后急忙趕去幼兒園接馬小跳了,而且每天回家都能吃上熱乎的飯菜,但老爸不打算常住,九月份他們就要去弟弟那里旅游了。

    好景不長。那天晚上下班回家,我一進門便感覺氣氛壓抑,老爸陰沉著臉一語不發,老媽則坐在一邊抹淚。

    我問:“怎么了?”

    馬小跳回過頭來拖著哭腔說:“我們看見爸爸牽著一個阿姨,爸爸不要我們了是不是?”

    望著馬小跳哭花的小臉兒,我無言以對。

    老爸問:“出了這么大的事兒,你也不和我們說一聲?”

    我說:“說了有啥用,不過是給你們添煩惱。”

    老爸說:“至少能幫幫你。我姑娘這么優秀,還能找到更好的。”

    老爸老媽當即決定取消九月的北京之旅,每天幫我做飯、接送馬小跳上下學,閑暇時候,還帶著我的資料去公園替我征婚。在老爸的慫恿下,那段時間,我不是在相親就是走在去相親的路上。

    日子就這么一天天過去,我的心態慢慢平和下來。這個時候,鄭家華出現了。他是老爸沈陽一個棋友的兒子,離過婚。也許是因為對第二次婚姻的慎重讓我們能夠更多地為對方考慮,在雙方老人的撮合下,我和鄭家華走到了一起,也算了卻了父母的一樁心愿。

    原本,父母打算在沈陽再住上一段時間的。可是,那天晚上弟弟的一通電話讓他們決定在即將入暑的時候去北京。弟妹懷孕了,弟弟因為陪客戶喝多了酒,胃黏膜嚴重損害,有胃出血傾向。

    老爸讓我給他們訂車票,然后給他打印一份北京的地鐵公交路線圖。老爸一向這樣,到任何一個陌生的城市,都不愿意麻煩別人。況且,這次去北京的目的不是旅游,而是照顧孕婦和病人。

    到北京的當天晚上,老媽在電話里向我哭訴,她說:“你弟弟來北京做什么?一個月光房貸就要還八千,兩個人拼了命地賺錢,這身體怎么能吃得消?”

    弟弟一直都是我們全家的驕傲,就讀于名牌大學,畢業后直接去世界500強公司的北京總部工作,前不久在北京買了房、買了車。每每提起弟弟,老爸就會背起手,昂起頭,本來想謙虛幾句,可總是掩不住臉上的得意之情。

    在老家鎮上,我們姐弟三個是出了名的,旁人一問起,老爸就會假裝不經意地重復著那句話:“老大在上海,老二在沈陽,老三在北京,說到底,老三是男孩子,擔子重,也更有出息一些。”

    但,實際上,我們三個過得并沒有老爸想象得那樣好。我知道大姐嫁到上海后的日子過得并不如意,婆婆非常不待見她。后來我才知道,老爸老媽在大姐家只住了一個星期,便搬到旅店去了。老爸愛面子,他只愿和我說那個國際大都市的繁華,卻從來沒說過大姐婆婆給他們難堪的事。老媽說,大姐婆婆嫌棄他們說話聲大,還因為他們喝不慣清咖話里話外地嘲笑他們沒格調。大姐在機場送別他們時,一直哭著說對不起他們,老爸卻說:“路是你自己選的,吃苦受累都得你一個人扛。”

    一個月后,老爸把我們幾個召集到了北京。

    弟弟很瘦但精神不錯,如今徹底戒了酒,弟妹初露孕相。老爸在家庭會議上宣布他準備在北京定居。

    老爸說:“老大你在上海,過得一半好一半壞,至少生活不是問題;老二你雖然離了婚,但是你有小跳,沒有生活壓力,如今又有了鄭家華,以后前景也不錯;現在,活得最艱苦的就是老三,兩個人雖然賺得多,可是欠了一屁股的貸款。我決定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全部拿來支援老三,以后我們和老三生活在一起,還得替他照顧小孩,你們可以發表意見。”

    我說,我沒意見。大姐說,這么做是應該的。

    幾天后,我請假陪老爸回老家處理老宅子。臨走的前一天,老爸專門請老伙伴們吃了頓飯,順便把他養的那些動物、植物挨家托付出去,那些老伙伴們都說老爸養了三個好孩子,如今都有出息了,可以去享清福了。老爸一口小酒“嗞溜”下肚,面露紅光,背著手,昂著頭,說:“如今我可是要享清福的人了,我隔一段時間就回來看你們。”

    飯后,老伙伴們帶著老爸養的貓貓狗狗、花花草草相繼離開。他把他最喜歡的那把老藤椅送給了他最得意的學生。老爸囑咐所有人,誰也不準來送他。

    臨走前,老爸在老屋里又轉了幾圈。出門時,他耷拉著手,弓著背,埋著頭,不再是那個我熟悉的老爸了。

    在火車上,老爸很少說話,一直望著窗外發呆。我故意打趣他:“主任,此番去首都定居,有什么感想,說來聽聽?”

    他又樂了,說:“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

    我說:“老爸,其實也沒啥變化,等到弟弟那邊安頓好了,你以后還可以過你的候鳥生活,北京熱了你就來沈陽,沈陽冷了你就去上海,等以后我們有時間了,還可以陪你們去三亞,就算我們不能陪你們去,現在交通這么方便,你們自己想去哪都行。”

    老爸說:“是啊。我有三個好孩子就什么都不怕。過去,老爸以你們為榮,以后不管你們變成什么樣,老爸還是以你們為榮。”

    我忽然想起過往的種種,眼睛一酸,老爸拍拍我的頭說:“孩子,生活是啥,生活就是抗爭,快樂地抗爭。”

    那一刻,我是那么地想要擁抱我這個倔強又好面子的老爸。年輕時,他被生計絆住了手腳;老了自由了,想到處走走,看看祖國的大好河山。可是,這些年,他始終盤旋在我們生活的城市的上空,他沒有看到美好的風景,他看到的是我們在城市里的掙扎和不能道與人知的辛酸。還好,我們繼承了他的秉性,在遭遇生活變故的時候,我們愿意默默地抗爭。老爸說過,生活的中心思想,就是選擇自己所選擇的,并快樂地為其抗爭、為其受罪。

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 买茅台股票能赚钱 搞什么专利赚钱 麻将规则公式 黑色沙漠怎么贸易赚钱 51678金蟾捕鱼辅助 外国赚钱的生意 捕鱼大亨官方下载 图帮主能赚钱吗 电玩捕手机捕鱼 工资三千投资什么赚钱 欢乐捕鱼人攻略 可以赚钱的传奇页游 百度彩票苹果 基金赚钱原理 pp彩票苹果 刷刷乐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