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見,前任

作者:王歡 發布時間:2019/6/26 11:28:57

    顧軍到家時,李曼正在屋子里收拾東西,七零八碎擺得滿地都是,想找個下腳的地方都難。顧軍插空跳到沙發旁,問道:“你這是干啥?”

    “家里風水不好,我改裝改裝,換個氣象。”說話的工夫,李曼把墻上的裝飾相框都拿了下來,瞥了一眼扔到一邊,嘴里嘀咕著:“換掉!”

    顧軍這時已察覺到李曼心里的氣,所以他沒吭聲,冷眼看著李曼大刀闊斧地掀起斷舍離運動。

    “沙發墊太舊了,換一個。算了,沙發我也不喜歡,干脆連沙發一起換了。”

    顧軍肚子有點餓,瞧這形勢,怕是一時半會兒歸攏不完,就打斷李曼的碎碎念,問道:“咱啥時候吃飯?我餓了!”

    李曼瞪了眼顧軍,氣哼哼地站起來:“怎么?看我扔你前任買的東西,心里不爽了是不是?”

    顧軍無奈地笑笑,說:“好好好,你愿意扔就扔,都隨你!”

    看到顧軍這態度,李曼心里更不順了,放下手里的物件,站起來質問顧軍:“你這是什么意思啊?”

    “我順著你的意思呀,你想扔就扔,我聽你的還不行?你最近三天兩頭的來這么一出兒,說說這次又是因為什么?”

    李曼咬著嘴唇看著顧軍,忽然拍拍手,故作輕松地說:“算了,吃飯吧,我也餓了。”

    顧軍看著滿屋狼藉,沉沉地嘆了一口氣。

    顧軍現在很后悔,當初就該果斷賣了這套房子換套新的,或者重新裝修,雖然勞民傷財,但至少能堵上李曼的嘴,換個清靜,省了這日后的埋怨。

    這套房子頗有淵源,是顧軍兩年前買的。那時候,他的女朋友叫趙靜。兩人打算結婚,買下這套房子當婚房。房子交鑰匙后,兩人把所有的休息時間都搭在這房子里了。毫不夸張地說,房間里的每一個細節他們都花了心思,大到瓷片小到一個花瓶,都是跑了好多個家裝市場貨比三家后的選擇。

    誰承想,房子裝完后,在籌備婚禮的期間出了岔子——趙靜的初戀男友從國外回來了。

    初戀男友打來電話的時候,趙靜正和顧軍挑窗簾,掛了電話,她整個人變得魂不守舍。顧軍的心里有一點別扭,但他并沒有多想,畢竟,他和趙靜都快結婚了。而且當初是那個初戀為了前程甩了趙靜,趙靜心里恨死他了。反正,他覺得橫豎不算個事。

    結果有一天,就在兩人要去買婚禮請柬的時候,趙靜忽然對顧軍說了句讓他現在回想仍覺得扎心的話:“顧軍,這個婚我不想結了,咱倆算了吧,對不起!”

    顧軍整個人都是蒙的。

    自打初戀回來后,趙靜確實有些反常。比如,接電話的時候總是背著他,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原本諸多挑剔現在卻把“隨便,怎么都行”掛在嘴邊上,他理解她的心理波動,萬萬沒想到,大婚在即,趙靜竟然落跑了,最終還是吃了那口回頭草。

    因為這件事,顧軍大病一場,病好后還要打各種電話處理善后事宜,退婚紗照,退酒店,退婚慶,這些都還好說,最多付點違約金,唯有那套已經裝修好的婚房,成了躲不過的傷心地。

    那套房子地段特別好,學區醫療地鐵等等配套設施非常完備,而且升值空間大,如果賣掉,想以同等價位買同等條件的房子是不可能的。尤其是房子的裝修,全部用了最好的材料,傾注了他那么多心血,賣掉太可惜了。

    顧軍特別鬧心,干脆把房子放在那里,不去住,眼不見為凈。

    時間一晃過了一年,顧軍漸漸從失戀的陰影中走了出來,本就老大不小,家里也催得急,顧軍就這樣通過相親認識了李曼。

    李曼是個爽利姑娘,她對顧軍一見鐘情。在兩人交往的過程中,李曼一直占據主動性。她主動約顧軍出來吃飯,主動約顧軍出去玩,加上雙方家長撮合,兩人慢慢走到了戀人那步。

    有一次,兩人去吃甜品,李曼點了份香蕉班戟,她一直攛掇顧軍把班戟切開,顧軍也沒多想,結果在奶油中發現了一枚戒指。那一瞬間,他是真的被感動了。一個姑娘,要多愛一個男人,才會主動求婚啊。

    看著面前眼中含淚卻笑得一臉幸福的李曼,顧軍想,這輩子,就她了。

    于是,時隔兩年,顧軍再次籌備婚禮。而那套房子,成了他的難題。他了解李曼的性格,也沒瞞著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交待清楚,末了,他說道:“我打算把這套房子賣了,我們重新買套房子重新裝修吧!”李曼沒同意:“別急著賣,你先帶我去看看再說!”

    顧軍找個周末帶李曼過去,沒想到李曼推開門,竟一臉驚喜地歡呼道:“天啊,這不就是我想要的房子嗎?”

    顧軍再次確認:“你說的是真心話嗎?”

    李曼大大咧咧地說:“當然了!地段好,格局好,裝修風格我也喜歡,何必換掉呢。再說,買房裝修最麻煩了,既然有現成的,何必費那個勁。就這房子吧,我定了!”

    以顧軍對李曼的了解,她不是個矯揉造作的人,當時說的也是真心話。從籌備婚禮到舉行婚禮,一切都很順利。婚后,兩人過得濃情蜜意,沒有一點不和諧的地方,怎么過著過著,李曼忽然就開始厭棄這房間里的一切呢?

    顧軍想破了腦袋,也沒找到原因。他想去問李曼,可李曼那幾日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的示好全都碰了釘子。

    這天中午,顧軍吃過午飯在單位休息,竟接到了趙靜的電話。

    趙靜悔婚后,兩人之間的感情畫上了句號,再也沒有聯系。顧軍心里有恨,趙靜心里有愧。趙靜的號碼,就一直躺在顧軍的通訊錄中,他沒做任何處理。

    顧軍聽到趙靜的聲音,一時間不知說什么好。趙靜先打破尷尬,問了他近況,待聽說顧軍已經結婚時,她唏噓了句:“真沒想到,你已經結婚了。”

    顧軍禮貌性地問道:“你呢,現在過得還好吧。”

    趙靜幽幽地嘆了口氣,自嘲地笑笑:“我和他又分手了。其實我們當初就不該和好,因為早晚會因為相同的問題分開。”

    顧軍沒興趣聽趙靜的事,忙打斷她:“你找我有事?”

    趙靜用訕訕的口氣說:“沒什么事,既然你已經結婚了,祝你幸福吧。”

    顧軍正要掛電話,趙靜又說:“對了,前些日子我給你打電話,是一女的接的,說你出去辦事忘帶手機了……”

    顧軍怔了片刻,掛了電話趕緊翻通話記錄,卻沒發現趙靜的那個來電,應該是被李曼刪了,頓時,他什么都明白了。

    突然接到老公前任的電話,發現老公竟然一直存著前任的號碼,而且貌似還一直有聯系,即便是心胸再寬廣的人,恐怕也咽不下這口惡氣吧。

    在回家的路上,顧軍一直在自我反省。

    在他最傷心難過的時候,李曼走到了他的身邊,用盡自己的誠意敲開他的心門,努力走進他的心里。

    從認識走到現在,李曼一直為他著想,努力讓他過得開心、輕松、舒適,她付出了所有誠意,可他顧軍呢,又做了什么呢?

    他只是順著李曼努力的方向,一直在附和著她而已。就像一個在旅程中看透了風景的旅人,面對那份鮮活的癡情,能拿出手的,只有一顆疲憊的心。他虧欠李曼太多了。

    到了自家門口,顧軍開始害怕,他害怕打開門后,面對的是一張絕望的面孔,一如當年的他那樣,他害怕失去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顧軍打開了門,一股飯菜的香味迎面撲來,屋子里一切如舊,想換的東西都沒換。李曼聽見聲音,淡淡地說了句:“回來了?洗手準備吃飯。”

    飯桌上,顧軍掏出手機,鄭重其事地說:“有的人早該拉進黑名單里,是我忘了。”說罷,他把趙靜的號碼拖進了黑名單里。

    李曼一直看著顧軍,待顧軍操作完,把一碗湯端到他面前說:“有些事情,你自己看著辦吧,問心無愧就行。”說完這話,她沒忍住,撲哧一聲,樂了。

    顧軍也樂了,猶如珍貴的寶貝失而復得,心頭漾起一圈一圈的幸福感。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愛李曼。也才明白,橫亙在他與李曼之間的并不是前任的電話,而是他不能直面這道傷疤。

    兩人之間,在乎需要直白的證明,愛需要粗暴的表達。在這世上,沒有誰能夠無條件信任誰,與其放任對方猜疑,還不如出手鏟平那道障礙,刪除拉黑只是一個動作,是明朗的態度最終將兩顆心拉到了一處。

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 什么app可以打字赚钱 欢乐捕鱼大战如何使用冰冻道具 豆豆河北麻将下载 大唐娱乐彩票游戏 豆豆乐趣是怎样锁屏赚钱的啊 农村赚钱小投资 江苏麻将转转麻将 2018最赚钱的平民职业 汇丰彩票安卓 明日之后当雇佣兵赚钱 阳光彩票群 信用卡 银行赚钱吗 单机捕鱼大赛 触手ty可以赚钱吗 星力九代捕鱼平台 网络水军是如何赚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