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跨越十三年的暗戀

作者:王歡 發布時間:2019/6/12 9:00:14

    劉寧手上的一個單子談了一半,被同事搶走了。她去找上司理論,反被上司批評工作不力。正郁悶時,許久不聯系的孫洲打來電話。

    兩人已有十三年的交情,屬于那種見面即便不講話也不會尷尬的老友。

    劉寧接通電話,沒好氣地問:“有事嗎?”

    孫洲用家鄉口音問:“看你更新的朋友圈那么喪,受挫了?”

    聽到這熟悉的口音,劉寧跑到衛生間里,把前因后果講了一遍,末了,忿忿地問了句:“老孫,你說我領導是不是有病?”

    孫洲咂巴著嘴:“他確實不對。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你領導說的話,你應該放到心里去。咱倆認識這么多年,我還不了解你嗎?有時間少出去玩,多參加培訓;脾氣也別那么大,該低頭得低頭。出了家門和校園,誰還能慣著你……”

    聽孫洲在電話那端倒“雞湯”,劉寧的心情更糟了。她跟孫洲傾訴煩惱,是希望他能站在她的立場上同仇敵愾。他卻絮絮叨叨地談起人生規劃,一個勁兒挑她毛病,就像中學教導處主任似的。

    劉寧煩透了,吼了句:“你說得都對,我不僅一無是處,還爛泥扶不上墻!”說完,“啪”的一聲掛斷了電話。

    在劉寧的記憶里,孫洲一直都這么討人厭。有無數次,劉寧想把孫洲拉到黑名單里,老死不相往來。

    高中時,劉寧是個讓老師特別頭疼的學生,偏科非常嚴重,英語、語文能考到將近滿分,但數學從來沒及格。在很多同學眼里,偏科是鬼才的標準配置,大家傳閱她的英語卷子、語文卷子,總是對她說出很多恭維的話。只有孫洲,會在她得意洋洋、任性地放棄數學的時候,潑她一頭冷水:“數學特別重要,你再不重視起來,肯定考不上好大學。”

    孫洲除了用“逆耳忠言”給劉寧添堵,還天天抱著數學模擬試卷上趕著給她講題,講完了還要出題考,搞得劉寧后來一見到他就頭大,恨不得躲起來。

    那段時間,劉寧討厭孫洲,甚于數學老師。數學老師恨鐵不成鋼,但懶得招惹她這坨鐵;而孫洲把她扔進爐子里熔煉時,都不跟她打招呼。

    當然了,孫洲這個壞人也沒白做,差點在題海里淹死的劉寧,最終沒有被數學拖后腿,順利地與孫洲考入同一所大學。

    劉寧進了外語系,再也不用學數學了。但擺脫了數學的劉寧,并沒有擺脫苦口婆心的孫洲。兩人的宿舍離得近,平日里經常見面。有天早上,劉寧和舍友從網吧包宿回來,正巧遇上去晨讀的孫洲。他只看了她蓬頭垢面的樣子,便訓了她一頓;還有一次,劉寧逃課去圖書館看小說,又被來上自習的孫洲發現,接著又是一頓“雞湯”……

    劉寧知道,孫洲說的都正確,只是她覺得正確的東西多半循規蹈矩,她想活得隨性一點。

    同寢室的姐妹曾問過劉寧:“你那個高中同學該不會暗戀你吧?否則是什么力量支撐著他像爹一樣,從高中管你到現在?”

    對于這種可能,劉寧也想過。她甚至嬉皮笑臉地去孫洲那里求證,孫洲卻只說:“你那么多毛病,我怎么可能喜歡你。”

    如此,劉寧也就安心了。

    大二下學年,劉寧談戀愛了。

    男友是藝術設計系的“系草”,整天晃來晃去沒正形,但人特好玩,會做很多轟轟烈烈的事討劉寧歡心,總是順著她。

    說來也怪,自打劉寧和男友在宿舍樓下約會被孫洲撞到后,讓劉寧覺得厭煩的碎碎念就再也沒出現,她終于過上了無人挑刺、順心順意的日子。

    但孫洲多年的“洗腦”和“教育”,到底還是發揮了一點作用。

    無人約束后,劉寧反倒有些無措。無聊時,她甚至會像當初孫洲督促她一樣,拖著男友去上晚自習。

    她的愛情,似乎就是在男友問她“你是教導處主任還是我媽”之后,開始變淡的。

    大三上學年,消失許久的孫洲再次現身,直截了當地告訴劉寧:“你男友劈腿了。”

    劉寧早就聽說,有女生在追她的男友,但她真的喜歡他,害怕說破這些會失去男朋友,所以,她一直在逃避面對這件事。

    孫洲一路把她拽到食堂,指著角落里那對互相喂飯的男女,一字一頓地問她:“看到了嗎?”

    那一瞬間,劉寧忍無可忍,她一把甩開孫洲的手,喊出那句憋了很多年的話:“孫洲,你以后能不能別管我的事,你以為你是誰?!”

    孫洲被問住,無言以對。

    此后,孫洲再也沒出現,而劉寧終究還是離開了她迷戀的男朋友。

    大學畢業后,劉寧留在這座城市,去了一家外企。孫洲媽媽去世早,為了照顧身體不好的爸爸,他回了老家。步入社會的劉寧,走了不少彎路。再也沒人包容她的任性,驟然掉進現實的熔爐里摸爬滾打,她終于體會到成長的痛。

    她想起了孫洲。那日,點開QQ好友中那個灰色的頭像,想了很久,才敲下一句:“老孫,在嗎?”

    “在啊!干嗎?”孫洲秒回。

    兩人的關系就這樣破冰了,就好像所有的不愉快都沒發生過一樣。

    有一次,劉寧在QQ上說:“老孫,我一直以為你生氣了,再也不會理我了。”

    孫洲秒回:“你不和我說話,我也不敢招惹你,其實,我一直都在等你理我。”

    那時候,劉寧才覺得,孫洲真挺好的。他的好,是那種要用很多時間才能體會出來的好。經歷了人情世故的劉寧,漸漸品出這種好的珍貴。

    劉寧從沒想過,孫洲會跑到這邊來。至今想起在小區里撞見他的那一幕,還覺得像是在做夢。

    孫洲爸爸去世了,老家再無牽掛,他便賣了房,辭了工作,帶著全部家當過來了。

    看到孫洲,劉寧除了驚喜,想的更多的是:“太好了,以后有地方蹭飯了!”

    果然,如她所愿,孫洲來了后,她的日子好過多了,每天都有早餐吃,每個無聊的周末都有人陪。她愛吃藍莓山藥,孫洲天天都給她做。

    他們像戀人,但戀人未滿;像朋友,又比朋友親密。

    劉寧曾問過孫洲:“老孫,你說我們算不算最好的朋友?”

    孫洲想了想,悶悶地說:“要不是我們認識十多年,我才不會理你,我朋友都很優秀的。”

    劉寧翻了個白眼,直接飛過去一個沙發墊。

    時間一晃就是三個月。這期間,劉寧成功跳槽。她決定“痛改前非”,要在新的公司里,認真對待工作。半年后,頗得上司賞識的劉寧,得到一個好機會。她的上司被調到華東大區主管銷售,上司想把這邊的團隊打包一起帶走。

    約談劉寧時,劉寧沒有給出明確意見。上司很不理解,問她:“你單身,這么好的機會擺在眼前,還猶豫什么啊?”

    劉寧不知怎么回答。華東大區的薪酬高,她想賺更多的錢,早點買套屬于自己的房子。可是,她對這個城市,忽然生出好多的舍不得。

    那個周末,劉寧依慣例去孫洲家蹭飯。平常,她只管窩在沙發里看電視,等著吃現成的。這次來,她坐不住,越想越煩,干脆進廚房問孫洲意見。

    孫洲正在用料理棒打藍莓糊糊,打好后,用細孔篩子把打不碎的皮過濾出來。然后調頭洗山藥、去皮。

    一道甜點,原來這么費工夫。劉寧看著看著,發現孫洲的手紅了一片。

    “這怎么了?”劉寧湊過去問。

    “沒事,我山藥過敏。”

    “怎么從來沒聽你說過?”

    “又不是什么大事,一會兒就好了。”

    劉寧想了想,說了調職的事。末了,她小心翼翼問了句:“老孫,我該去嗎?”

    孫洲沒吱聲,半天才說:“你喜歡就去。”

    “我只是想多賺點錢,買套房子。”

     “我有錢,可以借給你。” 孫洲急沖沖地說。他從臥室里拿出一張銀行卡,放到劉寧手里:“這是我賣老家房子的錢。”

    劉寧的心里很暖。其實,當她看到孫洲那雙過敏的手時,就不想去華東了。她把銀行卡拿在手里,故意問:“你能有多少錢?夠首付嗎?”她邊說邊登錄手機銀行,問:“老孫,銀行卡密碼多少?”

    孫洲清了清嗓子,小聲說:“你……你的生日。”

    “干嗎用我生日?”劉寧調皮地問。

    孫洲紅著臉,看著劉寧,滿眼深情。劉寧沒忍住,樂了。

    十三年了,很多話不必多說。因為真正愛你的人不會說很多愛你的話,但會默默做很多愛你的事。從當年追著講題到帶著自己的全部來到這座城市,恐怕再也沒有哪個男人會如此執著。還好,過去那個任性的劉寧終于成熟了,一切都不晚,兜兜轉轉,終沒有離散。

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 海南麻将秘籍 诚信彩首页 哪种生意赚钱 一号庄彩票安卓 0107金蟾捕鱼游戏下载 洗衣店赚钱联系澳洁 网络捕鱼怎么控制玩家 街机龙王捕鱼 小财神彩票群 上海什么工种赚钱快 拼命赚钱放弃生活值得吗 单机二人麻将app 现在手机什么赚钱 Kpl职业战队靠什么赚钱 摆摊卖卷馍赚钱吗 杭州做区域物流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