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人之家,為愛駐守

作者:本刊記者 趙麗杰 發布時間:2019/3/1 9:44:25


由于曾經在婦聯工作過,李維維熟悉《婦女》雜志,所以當記者提出要采訪她時,她說:“讀了貴刊的‘最美家庭’欄目,非常感動。那些悲歡離合的故事體現著人性美、人情美,充滿積極向上的力量,值得全國的家庭學習。但我卻沒啥可說的,特別平常,生活一點都不坎坷,也沒有轟轟烈烈的事……”確實,雖然以軍嫂的身份成為2018年度全國“最美家庭”中的一員,但三十歲出頭的李維維并不像影視劇中描寫的軍嫂那樣只有犧牲與隱忍,她美麗、時尚而樂觀,把國家與小家、生活和工作安排得恰到好處,把“軍嫂”過成一種浪漫的生活方式。

 

 

你護著國,我守著家

    李維維的丈夫閆玉令現在四平市某部隊工作,副營長、少校軍銜。倆人是高中同學,可謂青梅竹馬,但從相戀到現在卻一直分著:上大學不在一個城市,周末為了見上一面,要坐幾個小時的火車;工作結婚也不在一個城市,兒子出生了、逢年過節了……都是聚少離多,但愛的腳步從未遲疑過。

    2012年,李維維來到丈夫所在部隊的營房,參加部隊舉辦的集體婚禮。主持人問:“你們這樣跑來跑去,辛苦嗎?”手捧鮮花的閆玉令接過話筒,轉向身披婚紗的新娘:“寶貝兒,你辛苦嗎?”當著眾多官兵的面,李維維顯然被這昵稱“震住”了,羞澀卻大方地接過話筒,說:“不辛苦!雖然我們從戀愛到現在,從來沒在一起學習、工作過,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也很羨慕,但我們從沒想過放棄對方,而是彼此互相鼓勵,互相支持,不管在不在一起,有愛就好。今天走上軍營中的紅地毯,我感覺到,自己成了一名軍嫂,不僅有光榮與驕傲,更多了一份責任,以后的日子里,我會照顧好家,照顧好雙方父母,你放心吧。希望你在軍營里安心工作,完成部隊的任務,報效國家……”說到這,李維維有些哽咽,一種深沉的情感從心底慢慢升起。臺下響起熱烈的掌聲。

    告別鮮花和掌聲,接下來是柴米油鹽的日子。李維維不怕孤寂,甚至喜歡安靜的獨處時光,但中國式婚姻從不是兩個人的事——老人、孩子、親屬,方方面面都要顧到。李維維說,平時沒啥,一遇到事,我就特別希望他能在身邊。在一封家書中,李維維寫道:“六年來,我習慣了家里家外、大事小事一起扛。可是去年六一節后孩子被查出患有先天性重度弱視,我一下子慌了,不知所措。當我一個人抱著年僅四歲的兒子一次次跑醫院,找大夫,看專家,面對孩子眼球發育不良的診斷時,我的淚水再也忍不住,是心疼,是自責,是對孩子的虧欠啊。我打電話跟你說,我好害怕,害怕孩子的眼睛治不好,害怕他小小的心靈受到傷害,害怕有一天他的眼睛好起來了卻發現媽媽的臉上都是小雀斑,不是原來那個漂亮的媽媽了。第二天你便找領導請了一周假回來陪我們,我才有了主心骨。我們一起帶孩子去醫院,做康復訓練,幫助孩子一天天好起來。你還打趣說這些年連年三十都沒在家過過,這次都補上了……一周的假期轉眼過去,我和兒子送你去車站,兒子問:‘爸爸,你還什么時候回來陪我玩,小于阿姨送我的坦克還沒裝完呢。’你幾乎沒說話,眼圈紅紅的,只是緊緊地把我和兒子摟在懷里,向來以女漢子自居的我一下子軟了下來。”

    回憶那段日子,李維維說,自己每天下班后,一個人帶著孩子跑眼科醫院作康復訓練。現在的孩子從小學習任務重,她也不甘人后,為兒子報了美術、鋼琴班,為了增強孩子的體質,還報了武術班,忙得腳打后腦勺。幸虧婆婆經常從吉林來到鐵嶺,一住就是幾個月。“我婆婆是普通的農村婦女,我們處得像母女一樣。她沒看過海,去年我帶她去鲅魚圈玩,婆婆第一次看到海,高興得像孩子一樣。”這樣和諧的婆媳關系,是李維維的驕傲,丈夫在部隊也更加安心。“軍嫂的家庭都是這樣的,比一般家庭辛苦一些,但心里踏實,也很幸福。”李維維說。

工作好了,家才更好

    閆玉令曾想讓妻子隨軍,但李維維不同意:“一個是我喜歡鐵嶺這座小城,喜歡目前的工作,再就是不愿打擾丈夫,不愿讓他為家庭瑣事分心。”李維維是20109月通過遼寧省公務員考試,加入公務員隊伍的,曾任橫道鎮婦聯專職副主席、財政所機關會計,鎮機關黨支部成員,是縣婦女第十三次代表大會代表、縣第十九次共青團代表大會代表。

    工作著,是美麗的。工作給人以成就感,使人快樂。“我不愿意做全職太太,工作好了,家才能好。”李維維說,就拿在婦聯那段工作經歷說吧,代表鎮婦聯慰問貧困、殘疾婦女,轉達黨和政府對她們的關愛;入戶走訪,貫徹實施“遼寧省農村單親貧困母親脫貧致富工程”,對具有勞動能力、有發展意愿的適齡婦女進行逐一排查,向上爭取資金,對符合條件的婦女進行項目扶持;救助“兩癌”婦女,向上爭取救助資金,入戶發放到受助婦女手中;參與婚姻家庭糾紛排查化解專項行動,有效預防因婚姻家庭糾紛引發“民轉刑”“刑轉命”案件發生……每一件工作都特別有意義。春天,李維維和志愿者們一起到農戶家義務勞動,清掃路面、清撿白色垃圾、鏟除“牛皮癬”;到沈陽購買200多斤矢車菊花籽分發到各村,和姐妹們一起彎下腰,種在村屯主街、河道兩旁、農村居民庭院、房前屋后……每一天,都是那么充實而快樂。

    分居兩地,少了花前月下,李維維充分利用這些時間讀書學習,努力提高自身的政治素質和業務素質,公務員考核被評為優秀等次,獲過鐵嶺市婦聯小額擔保貸款工作先進個人、信息工作先進個人等榮譽,在鐵嶺縣委組織部、宣傳部“愛崗位當先鋒,爭做合格黨員”讀書演講比賽中獲二等獎,鐵嶺市“一封家書”演講比賽獲一等獎。

    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閆玉令成長為一名精兵強將,參加過中俄聯合軍事演習;被原沈陽軍區嘉獎一次;被原39軍裝甲三旅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優秀干部。每年演習,李維維與丈夫好幾個月不能電話聯系。“為了不讓他擔心,我除了完成自己單位繁忙的工作外,還要照顧孩子和家里的一切事,家里家外操持得有條不紊,雖然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辛苦,承受更多的生活壓力,但我們一家很幸福。”李維維說。

兩地一心,為愛駐守

    前年臨近春節,李維維問丈夫:“今年除夕能回來么?孩子五歲了,我們一家三口還沒在一起過過年呢。”閆玉令說:“回不來呀,教導員比我年長,讓教導員休吧。”李維維清楚記得上一個春節丈夫說:“一起工作的戰友剛結婚,比我小,讓他先休吧。”其他的春節呢,“戰備值班”、“太忙走不開”等等,都是丈夫讓別人先休的理由。李維維有失落,更多的是敬意。2017年春節,他們結婚六年來第一次過上了團圓年,在部隊和所有官兵一起過大年。“首長來營部慰問家屬,感謝家屬對軍人、對部隊的支持,我發自內心地驕傲。我和戰士們一起包餃子,那餃子包的是滿滿的幸福。老公接過跨年的一班崗,告訴戰士趕緊回去吃熱乎乎的年夜飯,他說,因為我在,寒風中堅守崗位的他是最溫暖的。我們看著孩子在部隊大院里奔跑,跟在戰士們后面像模像樣地踢正步,滿心的歡喜和好奇,無比幸福。”李維維說,“一家人能在一起其樂融融最好,但我們一個家庭,兩座城市;一支部隊,兩座營房也有別人體會不到的浪漫。我們是一起為愛駐守!”

    2018年初,李維維調到縣審計局工作,滿心歡喜,但丈夫高興不起來。在一封家書中,李維維記錄了這件事:“最近你心神不寧,因為全國部隊都在換防,你的部隊也要去更艱苦更偏遠的地方駐扎,我們安頓下來的平靜生活又將被打亂。前段時間部隊邀請軍嫂去參加移防動員大會,我說我還是不去了,因為我深知,軍令如山,作為軍人,只有服從,況且你是那么熱愛這份職業,我怎能怠慢。都說你們面臨軍改考驗,其實面臨考驗的還有像我這樣的軍嫂。我能理解,軍隊改革是國家的需要,我是軍人的妻子,更是一名響當當的共產黨員,絕不拖你后腿!我想告訴你,不管你在哪,家就在這,由我駐守,守著這份溫暖,這份真愛,更守著這份希望。

    “親愛的,我一定會好好照顧兒子,不讓他再出任何差錯。你安心工作,帶好兵,盡好責,軍改是關乎我們國家命運的大事,在這個關頭,咱要以更高的覺悟和境界聽從調遣,服從安排,我作為你的妻子也絕對服從你安排。我們已經熬過最艱難的日子,以后會越來越好。”

     采訪結束,李維維找出一大堆照片給記者看,照片上的他們,與別的三口之家沒有不同,只是軍人丈夫多了份英武之氣,公務員妻子臉上溢滿自信與堅定。這樣新時代的軍嫂,讓記者不由想到舒婷那首著名的《致橡樹》:我如果愛你/絕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絕不學癡情的鳥兒/為綠陰重復單調的歌曲……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云里……“橡樹”的形象象征著剛硬的男性之美,而有著“紅碩的花朵”的木棉顯然體現著具有新的審美氣質的女性人格:她脫棄了舊式女性纖柔、嫵媚的秉性,而充溢著豐盈、剛健的生命氣息。這是詩人所歌詠的女性獨立自重的人格理想,也是李維維們的追求。愿所有為愛駐守的軍嫂都擁有快樂、自信的生活!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