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好婆婆”, 有一腔明明白白的大愛

作者:俞佳鋮 發布時間:2019/6/26 11:19:02

   廣西南寧市61歲的譚桂清身后,常跟著一個虎頭虎腦的“小不點”,圍著她嬉笑打鬧。“小不點”既不是她的兒子,也不是她的孫子,但他一口一個“婆婆”,叫得比誰都親。譚桂清原本是“小不點”的保姆,怎料雇主“消失”,她毅然扛起重擔,照顧起這個與自己毫無血緣的孩子。8年來,從陌生保姆變成最親婆婆,20189月譚桂清入選“中國好人榜”。她說:“這個榮譽太高了,我只想做孩子的‘好婆婆’。”

 

 

雇主消失保姆照顧孩子

    譚桂清是廣西桂林市人,和老伴育有兩個兒子。2003年,老伴因病去世,譚桂清和兒子們相依為命。2007年,兩個兒子前往南寧發展。2011年,譚桂清也來到南寧,和兩個兒子一起生活。當時兒子都沒結婚,家里經濟條件也不好,譚桂清便想著找點活貼補家用,減輕孩子們的負擔。20117月,經家政公司介紹,譚桂清前往錢曉婉夫婦家當保姆,照顧他們的小孩。

    錢曉婉和丈夫葛軍是從外地來的,兒子小樹只有十個月大。錢曉婉對譚桂清說:“我們生意很忙,每月給你1500元,照顧好小樹就行。”譚桂清走到小床旁,小樹躺在里面。看到譚桂清,他吮吸著手指的嘴巴突然張開,“咯咯”笑起來。這個笑容天真無邪,讓譚桂清打心眼里疼惜他,她輕輕地將他抱起來。小樹一點兒也不怕生,在她懷里安靜地看著她,眼神里滿是依戀。

    就這樣,小樹走進譚桂清的生活。很多時候,家里只有他們兩人,小樹父母常很晚回家,有時干脆一兩天不回來。譚桂清不清楚他們做的是什么生意。錢曉婉看到譚桂清把小樹照顧得很好,一個月后她提出:“譚阿姨,你把小樹帶到你家照顧吧,我每月給你2000元,我們空了會去看他的。”

    于是譚桂清把小樹接回自己家。平時省吃儉用的她,想著法兒給他喂米糊、奶粉、果汁等補充營養。兩個兒子知道母親帶孩子不容易,下班后常會幫忙照顧小樹。小樹似乎也很喜歡這兩個“大哥哥”,每次見到他們,高興得手舞足蹈。

    錢曉婉夫婦會不定時地來看小樹,每次都帶不少吃的用的。“小樹啊,你要聽‘婆婆’的話。”錢曉婉抱著牙牙學語的兒子,教他發音“婆婆”。譚桂清笑道:“孩子第一聲應該學叫‘媽媽’,哪有叫‘婆婆’的呀。”“譚阿姨,你對小樹比我這個媽媽還要好,我們都很感激你。”

    錢曉婉說的沒錯,譚桂清把小樹當心肝寶貝疼愛著,有時兩個兒子會假裝“吃醋”:“我們小時候,恐怕也沒對我們這么好吧?”

    錢曉婉夫婦每月都會按時給譚桂清送來工資,但從2012年春天起,夫婦倆看孩子的次數越來越少。20124月,夫妻倆整整一個月沒出現,譚桂清也沒拿到工資。譚桂清慌了神,趕緊給錢曉婉打電話,可是打不通。

    6月的一天,譚桂清突然接到葛軍的電話,他請她繼續照顧小樹,說過段時間會來結清工資。然而,譚桂清等了一個月又一個月,也沒有等到他。她打對方電話,也始終無法接通。

“不明不白”的婆婆愛得明白

    小樹父母“消失”,讓譚桂清心里七上八下沒了底。從此,她隔三差五帶著小樹,四處打聽錢曉婉夫婦的下落,但始終了無音訊。

    “媽,得想想辦法,總不能這樣不明不白地幫別人家養孩子吧?”兩個兒子和母親商量。譚桂清不知道怎么辦,抱著小樹默默流淚。直到2012年年底,譚桂清才得知,錢曉婉因販毒判刑,關在廣西女子監獄。

   2013年年初,譚桂清輾轉來到廣西女子監獄,費盡周折,終于見到錢曉婉。

    “譚阿姨,對不起你。” 憔悴消瘦了許多的錢曉婉淚如雨下。譚桂清本來很生氣,但看到錢曉婉這樣子,心又軟了。她拿出小樹照片,得知小樹已會走路說話,錢曉婉喜極而泣:“譚阿姨,你是我的大恩人。我從小父母雙亡,自從我出事后,小樹爸也不知去了哪。我要在這里待8年,小樹就靠你了,等我出去后一定報答您……”

    8年?”譚桂清不由驚叫起來。錢曉婉知道這個請求讓譚桂清十分為難,流著淚說:“阿姨,如果你不愿帶了,就把他送到福利院……”譚桂清不知說什么好,默默離開了。

    “小樹媽媽都答應了,咱們就把孩子送走吧。”兩個兒子勸母親,譚桂清卻舍不得:“福利院哪有家里好啊,再說萬一他爸爸哪天找來了,到時怎么向他交待?我們少吃一口,就能把孩子拉扯大了。”做了這個決定后,譚桂清心里總算踏實了。

    “婆婆,婆婆。”小樹每天像小尾巴一樣跟著她,晚上也睡在她身邊。譚桂清清楚,小樹離不開她,她也離不開他了。

    小樹出生后,父母沒給他上戶口,到3歲時,小樹上幼兒園成了難題。譚桂清為此東奔西走,在當地教育局和婦聯的幫助下,終于進入家附近的幼兒園。

    幼兒園體檢時,小樹被查出貧血。譚桂清著急地問醫生,醫生建議食補。向醫生請教后,譚桂清每天給小樹喝牛奶,做瘦肉飯,隔天做一頓黃鱔湯,一周吃兩次豬肝……

    “婆婆吃,婆婆吃。”小小年紀的小樹已知道心疼譚桂清,喝牛奶時,總要婆婆先喝一口,吃瘦肉飯,也會盛一勺塞婆婆嘴里。譚桂清感覺特別暖心,摟著小樹說:“小樹成大樹了,知道心疼婆婆了,以后也要對媽媽好。”

    “婆婆,媽媽在哪呀?”譚桂清早想好了一番說辭:“媽媽去了很遠的地方打工賺錢,小樹要聽話,媽媽才會早點回來。”小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窮婆婆把“黃老三”送進私立學校

   20157月,譚桂清出門買菜不小心摔了一跤,左腿骨折。譚桂清花了3萬多元醫療費,一時間家里陷入窘境。讓譚桂清欣慰的是,小樹很懂事。4歲的他自己吃飯穿衣,每天守在病床邊,從不亂跑。有一次,譚桂清的侄女帶著8歲的女兒諾諾來探望她。譚桂清對諾諾說:“幫姑奶奶倒一下尿壺。”諾諾捂著鼻子說:“我不倒,很臭。”沒想到,小樹馬上過來拿起尿壺:“婆婆,我幫你倒。”讓譚桂清感動不已。

    轉眼,小樹幼兒園畢業。畢業那天,譚桂清帶著小樹去吃披薩。小樹高興地拿起一塊披薩,遞給譚桂清:“‘媽媽’,你吃。”“你叫我什么?”譚桂清愣了。小樹說:“叫你‘媽媽’呀,你說媽媽是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你就是我的媽媽。”譚桂清的眼圈紅了,自己多年的付出換來了孩子的真情,但她還是努力克制住內心的激動說:“我是婆婆,你有媽媽,以后媽媽會來接你回家的。”小樹噘著嘴,一臉難過。她把小樹抱到身邊:“不許哭鼻子哦,哭鼻子就不是男子漢了,還怎么保護婆婆。”小樹破涕為笑。

    小樹很快7歲了,沒有戶口上學成了難題。譚桂清跑了很多部門,得知小樹只能上私立學校,但私立學校學費昂貴。“我不僅要把小樹帶大,也要讓他像其他孩子一樣,讀書識字,做個文化人。”譚桂清和兒子們商量后,一家人齊心協力,終于在20189月開學前湊足學費,把小樹送進當地的私立學校。

    小樹上學后非常用功,讓譚桂清特別欣慰。譚桂清收到錢曉婉從監獄里寄來的信:“譚媽媽,請允許我這樣稱呼您,您對小樹的愛是親情也是恩情,我用一生都無法還清……”錢曉婉的事,譚桂清至今還用善意的謊言瞞著小樹,她相信等他長大后會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

   2019年春節,親戚朋友來譚桂清家里拜年,小樹端茶倒水,一副小主人模樣。有親戚開玩笑:“小樹,小鬼當家,真行呀。”誰知,小樹一本正經地回答:“我在黃家排行老三,請叫我‘黃老三’!”親戚們笑了,譚桂清更是笑得合不攏嘴……

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