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女冠軍”賣牛肉干: 媽媽助我涅槃重生

作者:筱婕 發布時間:2019/6/12 8:50:20

  段林希曾是《快樂女聲》全國總冠軍。但她頭頂的明星光環只閃耀了3年,就被無情地打回了“草根”。深陷絕望泥潭的她,選擇暫別演藝圈,回家鄉賣牛肉干……2018年,已經漸漸被人們淡忘的她,忽然攜新作重返歌壇,并自信宣稱:“爬出人生的深淵,我又回來了。有母愛助力,此后我將無往不勝!”這些年,她經歷了怎樣的人世沉浮?

 

孤獨女孩的殘酷青春

   1990年,段林希出生在云南省保山市,四歲時父母離異,她跟隨父親生活。支離破碎的家庭,讓年幼的段林希變得敏感,倔強。而音樂,是她最好的伙伴。

    可父親是個古板而嚴肅的人,強烈反對她唱歌。為此她想跟媽媽一起生活。等她到了媽媽家,才發現,再婚的媽媽已經生下弟弟。“我一無所有,只有音樂。”  

   16歲那年,舅舅在保山市開了一家酒吧。不愿繼續上學的段林希到酒吧當了駐唱歌手,還組建了屬于自己的樂隊。那日子,清貧卻美好。2011年,在舅舅的鼓勵下,段林希報名參加了當年的“快樂女聲”海選。原本,她只是好奇,孰料竟一路“開掛”,拿到了總冠軍!

    一時間,鮮花、掌聲、狂熱的粉絲、閃耀輝煌的舞臺,將她淹沒了。年僅21歲的小城姑娘,在毫無準備之下,被名利裹挾著一路狂奔。比賽結束后,她獨自離家去了北京,簽約了公司。她非常忙,一天要趕四五個通告,每天在不同的城市輾轉,收入非常可觀。粉絲如潮水一樣涌進她的微博。段林希恍惚了:這就是當明星的滋味啊!

   2011年年底,母親打電話問她什么時候回來過年。她望著密密麻麻的通告牌說:“你給我經紀人打電話,實在沒時間。”北京太精彩,娛樂圈太有趣,段林希流連忘返。不久后,她遇上了一個喜歡音樂的演員。情竇初開的她,和男演員熱烈地相愛了。愛情分散了她的精力,對于音樂的鉆研不再像以往那樣勤勉。

    后來段林希發現,她的工作安排變得越來越少,她想用歌聲為自己爭取未來,將創作的新歌唱給總監聽,卻被奚落道:“這彈的什么?不行直接回家吧!”段林希紅了眼眶。

    第一次,她知道了現實的殘酷。當時,與她同期的蘇妙玲發了專輯,劉忻演了戲。而她,一無所有。她把自己關進出租屋,自費學表演、舞蹈,還進修了吉他編曲。大半年的苦修幾乎耗盡了她的存款。母親給她打電話:“別在外太辛苦了,要是不好做,就趕緊回來!”段林希撒謊道:“媽,我好著呢!”

   2014年初,她和戀人黯然分手。愛情走了,事業沒了,段林希仿佛成了一座孤島,深陷抑郁和絕望的泥潭。就在這時,舅舅打電話告訴她:“你媽媽心梗住院了,快回來吧!”段林希心底狠狠一痛,她忽然意識到:成名后的這些年,她只顧著自我的精彩,卻忽略了母親。

    見到病床上的母親時,段林希心如刀絞。她拿出僅有的存款,將母親送到昆明去做心臟支架手術。母親手術剛結束,外婆也因心梗住進醫院。眼看著家中積蓄全部被掏空,而自己又拿不出錢來支援母親時,段林希痛恨自己無能。

最好的藥丸是親情

    對段林希而言,最幸運的是從平頭百姓到一夜成名,最痛苦的是從紅極一時到默默無聞。

   2015年春節后,段林希心亂如麻。她不想回北京,又不愿母親得知她的落魄。為了體面,也為了母親不擔心,她耍了個“心機”:“媽,你跟外婆這一病,我不放心。要不,我回來陪你們吧。”她羞愧得不敢直視母親。

    母親高興地說:“好呀,外婆一定很開心!”母親輕松的回答讓她長舒一口氣。

    剛回家鄉時,當地媒體要采訪段林希,商場開業要邀請她唱歌,她一一婉拒了。親友們卻圍繞著追問當明星的體驗。曾經多風光,現在就有多窘迫。她只好強顏歡笑地說:“前呼后擁的,有保鏢有團隊,忙得很!”后來她干脆躲在家里不出門。

    音樂,治愈她童年的孤獨,給了她名利和愛情,可最終,也傷害她最深。回到保山后,她將吉他收了起來。從前走到哪兒唱到哪兒,如今再也不唱了。

    不久后,段林希干脆在朋友圈賣起了家鄉的牛肉干。她想逼自己一把,親手撕下“明星”光環。她給所有人匿名發了一遍廣告,比宣傳自己的歌還積極,有粉絲得知后,說:“林希,給我來10斤。你什么時候再唱歌給我們聽啊?”段林希又不爭氣地哭了。

    從圈子里消失了兩年的段林希,原本無人問津。不料,有娛樂營銷號在微博爆料她落魄到做微商賣牛肉干,很快,新聞鋪天蓋地,流言四起,段林希的手機被打爆了,她不得不關機,再次躲起來,并關閉了微店。

    見女兒老是待在家不見人,母親怕她會憋出病,每天吃完晚飯,母親就高興地拉著女兒的手,說:“媽媽要減肥,太胖了對身體不好,我們去散步吧。”

    漸漸地,段林希開始出門。母親“得寸進尺”,動不動就拖她去唱K,理由五花八門,兩年沒唱歌的段林希在媽媽的鼓動下終于開嗓了。

    她特別想活得好點兒,讓母親放心。為此,她開過文化公司,辦過樂器輔導機構,就是再也沒碰過吉他。


收拾妥當再出發

   2015年底的一天晚飯時,母親突然拿出了一瓶酒,對段林希說:“今天陪我喝一杯。”她不明就里,被母親一杯一杯地灌酒。微醺時,她聽到母親喊了一句“寶貝”,淚水滾落而下。

    “女兒,我們小門小戶,沒辦法給你提供良好的音樂教育,更沒法幫你在北京打下人脈基礎。媽媽再婚再育后,沒時間關注你,讓你這小城丫頭獨自長大,不懂人情世故,也沒在你最需要人引導的時候出現在你身邊,對不起!”

    原來母親什么都知道了!她拋開了顧慮和偽裝,將心中壓抑許久的委屈、失意,統統釋放出來。哭了很久,母親說:“你已經站在了舞臺上,你真的狠心放下嗎?堅強點,回北京去吧!”

    母親的話,讓段林希久久回味。最終,她決定,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重拾音樂,回到北京。

   2016年春節后,段林希開始了重返北京的計劃。第一站,是昆明。臨行前,母親在她行李箱放了滿滿的零食和特產,還偷偷塞給她2萬元錢。“媽就這點能耐。拿著錢,去找個老師,好好學音樂。”段林希認真點了點頭。

    到達昆明后,段林希找朋友借錢,打算將陪她度過那段最艱難的時光的歌曲《小丑》制作出來。這次,她來真的。從收歌編曲、配唱到和聲、混音,每一步她都親自監制,每一個瑕疵都不放過。

    直到這時,她才知道,原來制作一首歌,竟是這么的復雜瑣碎;原來,身為藝人,不是頂著光環四處唱唱歌就行了,而是應該腳踏實地,一步步去靠近夢想。

    在昆明進修了一段時間后,段林希與同屆快女一起開了一場演唱會,紀念她們相遇五周年。大家驚喜發現,當年那個活潑的小丫頭,歌聲里多了一份成熟,人也多了一份沉穩氣質。

   2017年年底,段林希受邀參加了《我要上春晚》。演出結束后回到家,她哭了。2018年初,段林希打造了《最好的時光》《勇敢就好》等新歌,取得不俗的成績。網友紛紛評論:“她現在的聲音,有種沉淀下來的美。”

   2018年,段林希帶著自己的新歌,帥氣地登上《奇葩大會2》的舞臺,大方地跟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新人歌手段林希。”這次,她毫無保留地講述了自己的故事。演講結束時,她特意感謝母親的陪伴:“如今,卸下光環的我,活得很踏實。爬出人生的深淵,我好像涅槃重生了一樣,而有了媽媽的愛助力,相信我可以做到無往不勝!”她不知坐在電腦前的母親,笑出了一臉淚花……

編輯/倪萌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