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強之星”深情反哺: 當你老成我手心里的寶

作者:寒露 發布時間:2019/6/10 9:00:31

  2019年年初,央視的一臺大型綜藝節目現場,手拿話筒的趙德龍動情地對白發蒼蒼的父親趙漢坤說:“曾經你把我養大,我是你手心里的寶;現在我陪著你慢慢變老,你也成了我手心里的一塊寶!”兒子的一番話,讓趙漢坤的淚水緩緩流下。

  多年前,一場意外的高燒讓趙德龍患上了小兒麻痹癥,在父親愧疚的目光中,他憑借著頑強的毅力和執拗的精神,考上大學。可是,趙漢坤卻在此時因病癱瘓不起。艱難的時刻,趙德龍做出了一個閃耀著濃濃父子親情的決定……

 

難忘兒時父愛深深

   20158月的一天,趙德龍突然接到一位親戚的電話:“德龍,不好了,你爸爸不知怎么從床上掉了下來,現在連話也說不清了!”趙德龍聽了恨不得立即插上翅膀,飛到父親身邊去……

   23歲的趙德龍出生在河南省靈寶市東關村的一戶普通農民家庭,由于母親患有精神分裂癥,小時候的他一直由父親趙漢坤悉心照料。

    種地的收入難以維系這個貧寒的家庭,趙漢坤自學了草編手藝。農閑的秋后,他徹夜不停地在昏黃的燈火下編制背簍或菜筐,即便是哈欠連天也不愿放下手里的活計。

    趙德龍4歲的一個夜里,趙漢坤白天趕集賣了一天草編。吃完晚飯后,他靠在火灶旁的椅子上睡了過去。后半夜,獨自睡在里屋炕上的趙德龍發起40多度的高燒,可是睡熟了的趙漢坤一點兒也不知曉。

    直到第二天黎明,趙漢坤揉著惺松的眼睛站起來,才驚異地看到,兒子的臉色呈現出一片青紫色。他立即用一條棉被把趙德龍胡亂裹好,跌跌撞撞地奔向附近的醫院。

    經過緊急救治,趙德龍的高燒退了,他的右下肢卻出現了跛行的現象。原來趙德龍患上了小兒麻痹癥,雖然性命保住,但是留下了終生無法治愈的殘疾。

    懊悔的趙漢坤蹲坐在醫院的墻角默默流淚:“兒啊!是爸爸的錯,今后你可怎么辦呀!”盡管醫生勸告他,小兒麻痹癥是一種感染了脊髓灰質炎病毒后,運動神經系統受到破壞的嚴重疾病,這種病的潛伏期一般在715天,趙漢坤看到的“發燒”只是病毒發作后的表面現象。可是,趙漢坤還是堅持認為,孩子的病癥是自己疏忽大意造成的。

    此后,趙漢坤常常帶著一種愧疚的目光注視著兒子。隨著兒子一天天長大,他的目光越發凝重。

   20039月,走路一瘸一拐的趙德龍進入當地一所小學。為了兒子上下學方便,趙漢坤每天天不亮就起床準備。父子倆吃完早飯后,趙漢坤會在一只小巧的草編筐里,擺放好兒子的午餐,然后用保溫用的厚棉布,結結實實地覆在上面。

    太陽剛升起,趙漢坤便用他那輛破舊的自行車,捎著后座上年幼的趙德龍,顛簸在起伏不平的鄉間土路上。讓趙漢坤無比欣慰的是,兒子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20147月,趙德龍以優異的成績被河南科技大學錄取。

泥濘人生的艱難決定

    回憶過往,趙德龍心里更加焦慮,美好的生活剛剛開始,父親就患上了如此嚴重的病,今后的路該如何走下去?在前往家鄉的列車上,他的心緒糾結到了極點……

    趙德龍趕到醫院時,趙漢坤正在重癥監護室進行搶救。看著全身插滿了管子的父親,趙德龍無比心痛。從醫生那里趙德龍了解到:腦部血栓是腦動脈主干硬化之后讓血管增厚,從而使腦部供血不足或是中斷,最終大腦皮層缺血缺氧導致腦組織壞死的一種病癥。

    經過搶救,趙漢坤終于撿回了一條命,可是他的雙腿已經無法行走,說話也含混不清。趙德龍為父親辦理了出院手續,一個現實問題也擺在了他面前:父親無法走路也無法自己吃飯,以后誰來照顧他呢?

    趙德龍的母親患有精神分裂癥,自然無法擔負起照顧丈夫的重任。趙德龍有兩個已經出嫁的姐姐,家庭都不富裕,全天候照顧父親的衣食住行也很困難。

    夜里,趙德龍輾轉反側,隨手翻閱家里的老照片,一張父親牽著他的手漫步在鄉間的照片,觸動了他的心弦。趙德龍有了一個大膽的念頭:既然當年父親可以帶著我去上學,為什么在他癱瘓后,我不能帶著他前往大學校園呢?

    當他把這一想法告訴兩個姐姐時,她們都連連搖頭:“德龍呀,你自己本身是小兒麻痹癥患者,如今再帶上無法自理的父親,你的校園生活如何過得下去呀!父親還是讓我們來想辦法照顧吧!”趙德龍卻很堅定:“車到山前必有路,作為家里的男子漢,我絕不能丟下父親不管!”

   201511月,趙德龍將父親帶到大學,在校外租了一間十幾平方米的單間給父親居住。

    出租屋離趙德龍的宿舍有600多米,每天天不亮,趙德龍便早早起床去食堂,將熱氣騰騰的早餐放在保溫盒里,再拄著拐杖匆匆趕到父親的出租房。

    有一次,趙德龍送來父親的早餐后,因為有一場模擬考試在上午,他放下餐盒就匆匆走了。這時,父親含混不清地說了一句什么,由于時間緊迫,趙德龍沒有來得及細問。

    中午時分,趙德龍來到出租屋,一推開門,眼前的景象讓他倒吸了一口涼氣:父親面色蒼白地癱坐在輪椅上,頭部歪向一旁。趙德龍抓著父親的胳膊,焦急地呼喚:“爸爸,你怎么啦,快醒醒啊!”幸運的是,趙漢坤很快睜開了眼睛。這時,趙德龍才想起父親早晨對他說了句話。原來,父親頭天夜里喝了冷水,腸胃有些絞痛,想讓他買一些藥回來。

    自己的一個疏忽,竟讓父親在痛苦煎熬中度過了整整一個上午,趙德龍懊惱的淚水順著臉頰無聲無息地流淌下來……

風雨里走來“自強之星”

    從那以后,趙德龍不管學業多忙,都會抽出時間至少回來看父親兩次。每天一下課,他就拄著單拐一蹦一跳地“飛奔”在校園的小路上。大課間有半個小時,他來回“折返跑”接近1200米,往往重新坐在課堂上時,汗水就順著耳際滴滴答答地淌下來……

    照顧一名血栓患者,其中的困難不言而喻。趙德龍每天要在固定時間段陪父親在樓下曬太陽,還要督促他借助一些康復器材進行訓練。一次康復下來,父子倆就像經歷了一場風雨兼程的艱苦旅途,而趙德龍成為旅途之上最為有力的那把“保護傘”。

   2016年,一位老師得知趙德龍的情況后,向校方作了反映,很快,一間專門為趙漢坤準備的“愛心小屋”騰挪出來,免費提供給趙德龍父子使用。從那以后,趙德龍有了更多時間與精力去照顧父親。

    血栓留下的后遺癥,讓趙漢坤的情緒不穩定,記憶也模糊不清。除了父親喜歡的食品,趙德龍十分注意為他添加一些健腦食材。孝順的趙德龍別出心裁地將葡萄、百合以及核桃粉摻在糕點里,每天用一個小小的烘箱“現做現賣”。果然,每當香氣撲鼻的特制糕點端到趙漢坤面前時,他就會眉開眼笑,食欲大增。

    為了照顧父親趙德龍總是費盡心思。在學校的社團里,趙德龍學會了雙節棍,每當父親像小孩子鬧脾氣不吃飯時,趙德龍就會抓起雙節棍,在父親面前舞動起來,等到父親看得開心了,再輕輕哄他吃飯……

    有一次,趙德龍推著父親散步。為了啟發父親的思維,趙德龍不停地說著自己小時候的趣事。時間不知不覺過去,父親的嘴角帶著微笑在輪椅中睡著了。趙德龍悄悄將父親推回小屋,再小心地把他抱到床上,生怕驚醒了父親。做完這一切,趙德龍的眼眶濕潤了:小時候,自己不吃飯不睡覺,父親也是宛如珍寶一般呵護著自己,如今有了反哺的機會,他更感恩父親從前的付出……

    令人欽佩的是,帶著父親上學的趙德龍,成績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連年被評選為“校園勵志標兵”,還被評為“中國大學生自強之星”。

   20187月,趙德龍被江蘇溧陽一家大型鑄件公司錄用。趙德龍只提出一個要求,要帶著父親一起上班。得知趙德龍的經歷后,公司為他開設特例,專門將一間雙人宿舍提供給父子倆使用。

    接受筆者采訪時,趙德龍表示,如今他每月有6000多元的工資,除了保障父子倆的生活外,還有結余作為父親的康復費用。趙德龍深情地說:“我和父親今生不會分開,不管今后我去往哪里,都會帶著父親一路走下去……”

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 湖北麻将红中赖子杠 v8彩票游戏 走路能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孝感卡五星麻将免费下 中国期货市场赚钱的庄 无人赚钱方式 彩38彩票游戏 魔域玩什么职业赚钱快 赚钱是比嫁人更重要的事情 安卓捕鸟达人无限金币 2019最火爆赚钱项目 哈尔滨麻将技巧打法 现在集上买啥赚钱 推广微信支付还能赚钱 uc彩票安卓 通过百度如何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