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隱居大山的夫妻, 把木頭雕刻成最美的樣子

作者:魏斌 發布時間:2019/6/26 11:20:41

  滿目山林,總有一兩棵,被時間拋棄的木頭,也總有這么兩個人,重新賦予它生命。顧玉鵬和袁婧這對“80后”夫妻,在云南昆明市官渡區大板橋街道小哨村,“隱居”兩年有余。住著木屋、開著木車、做著木工,把日子過成了一首詩。父母、朋友從最初的“不理解”,逐漸變成如今的“很向往”,偶爾也會和他們“混”在山中,不思歸期。大山深處的歡笑聲,鐫刻在這對平凡“木匠夫妻”的每一塊木頭上。

 

 

云南姑娘嫁給東北“小木匠”

    袁婧是個熱情開朗的昆明女孩,顧玉鵬是個內斂穩重的東北漢子。相隔千里,他們如何走到一起的?每當有人問起,夫妻倆都會相視一笑,“網戀呀”。袁婧網名“飛天豬”,顧玉鵬網名“豬堅強”,巧合的“情侶網名”拉近了兩顆年輕的心。

    顧玉鵬從大東北追愛到昆明,和袁婧在昆明安了家。起初,兩人也像都市青年一樣,過著上班下班“循規蹈矩”的生活。每天下班,袁婧忙著燒飯、做家務,顧玉鵬則一頭鉆進自己的“小作坊”里,鼓搗木工活。

    木工是顧玉鵬的一大愛好。他在“小作坊”里一待就是大半天,袁婧為此還吃過醋。有一次,顧玉鵬“出關”一看,家里冷鍋冷灶。“婧婧,咱把這只小鹿燉了吃吧?”說著,他把一只木頭小鹿放在袁婧手里。小鹿方方的腦袋,大大的耳朵,袁婧破涕為笑:“誰家的小鹿腦袋是方的?你這個木頭。”

    的確,顧玉鵬不會說好聽話,只會做一些小木件討好妻子。看著顧玉鵬在“小作坊”里忙活兩三天,只為博得自己一笑,袁婧覺得這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感覺”。

    顧玉鵬喜歡逛二手市場,有一次他看到一些木頭紅酒箱。他把酒箱買回家,敲敲打打,裝上電路和喇叭,弄成復古小音箱。“看在眼里有情調,捧在手里有質感。”聽到妻子對音箱的評價這么高,顧玉鵬滿心歡喜,試著放到網上,第二天就被人買走了。

    這筆不過幾十元錢的“小生意”,改變了夫妻倆的生活。“既然有人喜歡,以后我做了放到網上賣賣看,說不定能養活咱倆。”顧玉鵬來了信心,袁婧也很支持。

    做木工活需要場地,“小作坊”是顧玉鵬租來的車庫。2016年夏天,租房到期,他準備搬遷時,突然想到:“做木工活,在城里和鄉下沒什么區別,何不到農村去,租金還便宜呢。”

    顧玉鵬和袁婧開始物色場地,在周邊一帶尋尋覓覓。有一天,夫妻倆來到距離市區30公里左右的昆明官渡區大板橋街道小哨村,他們一下就愛上了這個地方。

    “這地方太美了,你聽聽,喊一聲還有回音呢。”到了山里,袁婧快活得像只小鳥,拉著顧玉鵬左蹦右跳。顧玉鵬也看傻了,他覺得眼前這片山就是自己要找的家。

    剛好有一戶農家的主人要去昆明工作,袁婧和顧玉鵬便把他的房子租了下來,改造成木工坊。

    “我真想賴在這里不走了。”

    “我也是,木頭和大山的味道最配了。”

    望著天空的繁星,吹著山間的微風,沒猶豫,袁婧就辭了干了8年的會計工作,顧玉鵬也辭了職,收拾行囊住進了深山。

    “放著好好的工作不做,到山里去,你們喝西北風啊?”父母對他們的舉動很震驚,連連反對。可夫妻倆決心已定,他們相信稍待時日,父母肯定會理解他們的追求。


“豬圈夫婦”,臭味相投也恩愛

    在顧玉鵬的影響下,袁婧也對木工產生了興趣,經常給他打下手,一些基本技巧不知不覺也掌握了不少。

    袁婧的第一件木藝作品也是一只小鹿,她想給丈夫送她的那只湊成一對。小鹿做好后,還差鹿角,為了找到滿意的造型,袁婧在山里找了一下午。顧玉鵬順手撿起兩根樹枝:“隨意生長的枝條就是自然美,你插到小鹿頭上看看。”果然,瞬間一只活靈活現的小鹿就出現了,她開心地喊著:“我的小鹿做成了,老鹿有伴兒啦!”

    工作的地方有了,可“過日子”的地方也得有呀,顧玉鵬靈機一動,把目光盯上了旁邊的豬圈。豬圈早已“豬去圈空”,何不變廢為寶,改造成休閑的地方呢。

    說干就干,顧玉鵬和袁婧開始打掃豬圈。他們戴了兩層口罩在里面摸爬滾打,到了晚上洗完澡后,身上的味道還是無法散去,兩人相視一笑,“臭味相投,誰也不嫌棄誰。”

    接著,夫妻倆撿來樹枝、石頭等材料,給豬圈鋪上木地板,用木頭做了小酒吧和高腳凳,村民家里的廢舊門板被收集起來,敲敲打打成了餐桌。一個多月后,豬圈徹底改頭換面,滿屋飄著淡淡的木香,所有家具擺設都那么自然而有情調。

    小家是有了,可現實問題也要解決:比如,沒有菜場,沒有煤氣灶,更沒了動動手指就能召來的外賣小哥,一日三餐怎么辦?動手能力超強的顧玉鵬回憶著電視劇里的樣子,用泥土和石頭在院里搭起土灶。袁婧則厚著臉皮挨家挨戶地從村民那里“接濟”點土豆、洋芋等,來一頓美美的燒烤。

    “你們從哪里來?”祖祖輩輩住在那的村民,對這對“天外來客”甚是好奇。顧玉鵬笑著說:“以后我們就在這里混了,還請父老鄉親多多關照。”

    熱情淳樸的村民時不時會把自家的蔬菜瓜果送給他們,他們也會送些小木件給村里的孩子。但靠吃“百家飯”的日子哪能長久?夫妻倆決定靠山吃山,從集市上買了各種蔬菜瓜果的種子,在院子里開辟了一塊地,澆水、施肥、除蟲,像模像樣地當起了農夫。

    “自己種的蔬菜就是好吃,有一種甜甜的味道。”吃著自己的勞動成果,袁婧和顧玉鵬決定“擴大經營”,從集市上買來五只小雞仔,精心地養起來。

希望一直能過著喜歡的日子

   2016年冬天是夫妻倆第一個在深山過的寒冬。夫妻倆撿來古木殘枝,把中間挖空,填上泥土變成花盆,種上多肉植物。以前在城里時,多肉很嬌貴,一不小心葉子就發黃爛了。可到了大山,多肉也好養起來,哪怕只有一片葉子,也能冒出小芽兒來。

    “榴蓮”和“黑子”是繼小雞后,和袁婧顧玉鵬一起生活的第二批伙伴。它們是夫妻倆買來的兩條土狗。“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衛家園!”以前顧玉鵬有時在“小作坊”里忙通宵,獨自睡覺的袁婧有點害怕,自從家里來了“黑子”和“榴蓮”,她覺得安心多了。

    在大山里生活,夫妻倆的日子也十分淳樸,平日幾乎不用添置衣衫,袁婧也不化妝,用溪水洗一把臉,感覺比用任何化妝品都舒服。生活中的開支也少了許多,兩人偶爾會進一趟城,添置一些必備的日用品,所有的經濟來源都靠在網上售賣木工藝品。

    “聽說在山頂看夕陽特別美,要是有輛小車就好了,繞著盤山公路一直開到山頂。”2017年春天,袁婧突發奇想。

    顧玉鵬是個“寵妻狂魔”,平日妻子用的梳子、凳子等,都是他用木頭一刀一刀精心制作出來的。為了做出這輛車,顧玉鵬跑了好幾個村,收購了兩輛廢棄電動車。然后,他用鋼架為車身框架,用木頭做了外殼,安裝了兩個座位,再把輪胎、電路等安裝到車里。一輛四輪小車就誕生了,一次能跑50公里左右。

    天氣晴好的日子,顧玉鵬會開車載著袁婧前往山頂。之后他又開發了木頭制作的童車、滑板車等,很受顧客喜歡。顧玉鵬還制作了一條從家里直通山里的溜索。他們在山上開發了一片果園,種了蘋果、橘子、桃子等果樹。等到豐收的季節,一筐筐果子順著溜索搬到院里,毫不費力。

    夫妻倆把日子過得這么有聲有色,父母漸漸理解了他們,“希望你們可以一直做著喜歡的事,過著喜歡的日子。”親朋好友也會趁著周末到他們的“高級豬圈”里體驗生活。

    每天睡到自然醒,在鳥鳴中起床,夫妻倆的山中歲月被木工、品茶、種菜、看夕陽填滿,把日子過成了詩。選擇“丁克”的他們愿意繼續以“深山木匠”的姿態,把山里的每一塊木頭都雕刻成最美的模樣。編輯/纖手暖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