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不放棄的找尋 學霸女兒跨洋來認親

作者:長風 發布時間:2019/5/8 9:31:23

   廣東省湛江市的梁華和吳琴梅夫婦有四個孩子,一家生活原本平靜而美好,可是13年前,他們的大女兒梁晶浪意外走失,遍尋無果。今年7月,來自美國的一位華人女學霸輾轉找到了他們,飄洋過海前來認親……

 

 

晴天霹靂,女兒意外走失

   2005520日一大早,正在工地上干活的梁華接到弟弟的電話:“哥,趕快回來,梁晶浪不見了!”猶如晴天霹靂,梁華趕忙放下手里的活計,向領導告了假,心急火燎地跑到了弟弟家里。

    梁華的家在廣東省湛江市,他獨自一人在佛山市順德區容桂街道打工。那天一大早,梁華離開老家湛江乘坐汽車要去工地上班,女兒梁晶浪一直哭鬧不停,拉著爸爸的胳膊不撒手,非要跟著他。無奈,妻子吳琴梅只好讓他帶著女兒上了汽車。一路上汽車顛簸,梁晶浪嘔吐不止,看到女兒難受的樣子,梁華不忍心,到了東鳳鎮細窖大橋附近換乘汽車時,他便將5歲的女兒放在東鳳鎮弟弟的出租屋內,讓他幫忙照看。誰想他前腳剛走,弟弟的電話便打來,告訴他孩子不見了。

    弟弟告訴梁華:“孩子吃了暈車藥,說想睡覺,我就讓她躺在這張床上,我怕打擾到孩子,就到隔壁房間躺著去了。我一覺醒來去看她,發現床上不見了人,問了周圍鄰居也都說沒看見。”弟弟詳細地向梁華敘說著事情的經過。

    “趕快報警!”梁華脫口而出,弟弟居住的地方在街道鬧市區,家門口人來人往,一旦落入壞人之手,后果不堪設想。梁華立即前往當地派出所報案,警方調動了所有力量去找。梁華將女兒照片配上尋人啟事一下子印了好幾千份,托朋友到各個車站碼頭人流密集的場所散發。弄丟了侄女,梁華的弟弟很是愧疚,他對梁華說:“哥,是我弄丟了侄女,既然她在這里出現過,就一定會記得這里,你們繼續去別處找,我在這里租一家小賣部,等侄女回來。”

   2011年,梁華回到湛江老家,遠房表叔見到他大吃一驚:“幾年不見,你怎么大變樣了?”拉著他一上秤,梁華驚覺自己的體重已經從138斤降到了98斤,他苦笑著。表叔勸他:“該歇歇了,也要顧顧家里人。”梁華這才反應過來,大女兒已經丟失了7年,當年還在襁褓之中的小女兒已經到了上學年齡,再不工作賺錢,家人生活如何維持?小女兒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忽閃著大眼睛說:“爸爸,我和哥哥姐姐努力讀書,等我們長大了,幫你來找姐姐。”

    梁華同妻子商量,梁晶浪是在順德走失的,他們不能離開這里,他們在順德區東鳳鎮租下了一間房子,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把孩子們都接到了這里上學。雖然各方都在努力,但梁晶浪始終沒找到,梁華除了工作,他格外留意各地的走失人口信息,期望能有女兒的消息。

終于找到你,還好沒放棄

   201851日,梁華拿著手機正在瀏覽網頁,一則尋親啟事跳入了他的眼簾:“18歲的中鳳敏在美國生活,她記得自己是5歲走失的,走失地點位于中山市東鳳鎮和順德交界的一座橋……”梁華興奮地站起來,手機差點掉到了地上。他順著尋人啟事的線索,登上“寶貝回家”網站,照片上的女孩大約十來歲的樣子,身材嬌小,鵝蛋小臉,皮膚略黑。梁華從她的外貌上依稀看到了妻子年輕時的模樣。“她一定是我們的女兒!”梁華興奮地喊來了妻子,“你看,她跟你長得多像啊,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夫妻倆細心對比著照片和資料,發現中鳳敏的信息和自己走失女兒的信息基本一致。他們按照資料上留下的信息,加上了中鳳敏的微信。

    幾天后的一個夜晚,梁華夫婦終于通過了中鳳敏的朋友驗證。“你可能是我的女兒。”梁華小心地發出了第一句話,“為什么這么說?你可有什么證據?”大洋彼岸的中鳳敏問。“你的頭上是否有兩個旋兒?”中鳳敏那邊沒有吭聲,梁華繼續詢問:“你鼻尖上是否有一顆小痣?”那邊依舊沉默。梁華不甘心:“你記不記得小時候曾經在家門口的戲臺上摔傷胳膊脫臼?”短短的兩分鐘,梁華像等了一個世紀那樣漫長,中鳳敏終于回復:“你大概就是我的父親!”那一刻,夫妻倆禁不住淚奔。

    視頻終于接通了,中鳳敏正趴在課桌上痛哭:“我是個孤兒,從小就知道自己是被父母領養的,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在哪里,也不記得他們的樣子。”梁華告訴她:“孩子,你叫梁晶浪,你不是孤兒,你除了父母,還有三個弟弟妹妹。”“可是,我很崩潰,我不記得父母的樣子……”“你好好看看”,梁華又往鏡頭跟前湊了湊,“小時候你喜歡騎在爸爸頭上,還喜歡拽著爸爸耳朵,用手指頭戳爸爸耳洞,你還記得不?”梁華用手機對著自己耳朵,中鳳敏那邊直搖頭。

    為了進一步確認,第二天一大早,梁華就來到順德區公安局求助,當天通過技術比對,確認中鳳敏就是自己走失的孩子梁晶浪。梁晶浪告訴他們,自己當時走失之后,被人送到了中山市福利院,2012年,被美國夫婦從中山市福利院領養。如今,她已經被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錄取,準備學習平面設計。

    “學霸哦,不愧是我的女兒。”梁華不住地夸贊。“我每門成績都是A。”梁晶浪驕傲地說。梁晶浪在美國的養父母很愛她,她還有一個姐姐,他們都支持她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爸媽,我很快就會回來跟你們團聚,等著我。”梁晶浪開心極了。

跨洋認親,父女重逢

    71日,廣州白云機場候機樓,43歲的梁華張開雙臂,把剛下飛機的女兒擁入懷中。“爸,我回來了”,這一聲呼喚,梁華整整等了13年。父女二人相擁,旁觀的人紛紛抹起了眼淚。“走,跟爸回家。”梁華拉著女兒,坐上了回家的大巴車。跟梁晶浪一起回國認親的還有她的養母SandySandy說,他們一直以為梁晶浪是被遺棄的。直到有一天,梁晶浪用手指著自己的腳說:“壞腳,壞蛋腳。”“為什么這樣說?你的小腳是世界上最可愛的小腳呀?”養母很疑惑。反復追問之下,梁晶浪說,正是因為這雙壞小腳,把她帶走,從此離開了她的家。“你應該想辦法尋找親生父母,失去了你,他們該多么傷心啊。”在養父母的鼓勵下,梁晶浪才鼓起勇氣開始尋找。

    “謝謝你一直以來對她的愛!”梁華對梁晶浪的養母表達謝意。“她是個懂事的孩子,我們一直以來都很愛她。”養母Sandy告訴梁華,剛到美國的第一年,因為語言不通,梁晶浪只能跟著四年級的孩子一起上英文課,只有數學課跟上了六年級的進度,而她所就讀的私立中學另外單獨給她配了一位老師輔導英語。克服了語言困難后,她在數學和繪畫方面的天賦顯現出來。美國同學不懂的微積分,她能和另一位中國留學生一起,輪流成為該科目的第一名。“爸,我來畫畫給你看。”梁晶浪從背包里拿出筆和顏料,開始現場作畫,隨手幾筆,一只小動物就躍然紙上,色彩明麗,栩栩如生。“感謝你把她培養得如此優秀!”梁華把女兒的畫緊緊貼在胸口,不斷向Sandy致謝。

    家門口拉起了橫幅,上面用中英文寫著“歡迎梁晶浪回家”,弟弟妹妹頂著烈日正在門口等待,見到她這個長姐,他們好奇地圍著她噓寒問暖.親友們早已準備好了一個大蛋糕,梁華說,十幾年都沒有為她慶祝過生日,今天要一次性補齊,弟弟妹妹簇擁著梁晶浪唱起了生日歌。養母Sandy和生父梁華握著梁晶浪的手和她一起切蛋糕。生母吳琴梅緊緊擁著梁晶浪,不斷摩挲著她的頭發,眼淚一次次落下。

    接下來的十幾天,梁晶浪一直陪伴著親生父母,她說,接下來她會繼續回美國完成自己的學業,然后回中國工作,做中美友誼的橋梁。擁抱著失而復得的女兒,梁華一家感受到了最大的幸福。

編輯/劉洋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