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兒與媽媽拍“婚紗照” 讓我代替爸爸繼續愛你

作者:香菱 發布時間:2019/4/26 8:55:10

爸爸倒下了,瘦弱媽媽扛起整個家


   19901月,羅小琴出生于湖北省丹江口市一戶普通人家,因爺爺奶奶早逝,爸媽不僅要養活她和哥哥,還要撫養三個年少的姑姑,日子過得非常不易。雪上加霜的是,1997年,爸爸因肝癌去世,生活的重擔全部壓在媽媽陳兆蓮的肩頭。羅小琴記得,爸爸離世那天,媽媽伏在爸爸身上哭得撕心裂肺,更讓她難忘的是,那段時間,媽媽頭發白了很多,嗓子總是沙啞的,眼睛也一直紅腫。

    身為一名環衛工人,陳兆蓮的收入非常低。為補貼家用,她利用下班時間去撿廢品賣,常常遭受別人白眼。一次,一位同學當眾取笑羅小琴:“我今天看到你媽媽在垃圾桶里翻垃圾,真臟。”在大家的嘲笑聲中,羅小琴紅了眼圈。回家后,她哭著怨媽媽:“別人的媽媽都有好工作,你為什么要撿垃圾?”媽媽瞬間淚如雨下,嘆息道:“媽工資低,又沒有文化……”“我不管,反正我不喜歡你撿垃圾!”羅小琴哭著喊道。陳兆蓮心疼又無奈地將女兒擁入懷里,不太懂事的羅小琴卻倔強地跑開了。那天晚餐時,陳兆蓮只要看到丈夫的遺像就流淚,胡亂吃幾口后,躲在廚房不出來。第二天,卻還是一如既往地撿廢品。時至今日,這件事仍是羅小琴心中的痛,她說:“我那時真不懂事,長大后,才理解了媽媽當時的艱難處境。”

    羅小琴13歲時的一天,鄰居奶奶來串門,說姑姑們都已成家,羅小琴和哥哥也長大了,陳兆蓮一個人太辛苦,要給她介紹個伴兒。陳兆蓮想了想,搖頭說道:“再找人,孩子們會不適應的。”已懂事的羅小琴聽后紅了眼眶,陳兆蓮閃著淚光安慰女兒:“沒事,媽已習慣了,我啥也不求,只求你們兄妹好好學習,將來過上好日子。”羅小琴含淚點頭。

    因為懂得了媽媽的艱辛,羅小琴從來不在外面吃早餐,每次坐公交回家,都提前兩站下車,因為坐到站會多花1塊錢,她舍不得。她知道,媽媽掙的每一分錢都很不容易。為了改變家庭的貧困,為了早點讓媽媽享福,羅小琴拼命讀書,最終考上了心儀的大學。在大學,她從不和同學攀比,盡管已工作的哥哥主動分擔她的生活費,但羅小琴只允許自己每月用四百元左右。不僅如此,她還利用課余時間學了一直想學的舞蹈,拿到資格證書后,開始去舞蹈教室當教練掙錢。

女兒長大了,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2013年大學畢業后,羅小琴到無錫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第一個月領到工資,她首先給媽媽網購了一套衣服。收到衣服,媽媽在電話里嗔怪她亂花錢,羅小琴卻在電話這頭笑著流淚。在她的記憶里,從爸爸走后,媽媽一直穿親戚朋友接濟的舊衣服,過年也不例外。后來,哥哥告訴她,媽媽試穿衣服時非常開心,對著鏡子左看右看,還不停地抹眼淚。羅小琴聽了更加心疼,暗暗發誓要努力打拼,讓媽媽生活得更好。這年年底,她手頭有了些積蓄,想到媽媽從沒有出過遠門,就想接她來無錫玩玩。可陳兆蓮卻說:“你工作忙,我就不去了。”羅小琴知道媽媽是心疼她花錢,就說自己實在想她。結果這招果然奏效,幾天后,陳兆蓮終于來到無錫。那幾天是她們最開心的日子,羅小琴給媽媽買新衣服新鞋子,陪著她一起游景點,品嘗無錫的各種美食,拍了很多漂亮的照片,陳兆蓮的皺紋里都笑開了花。

    陳兆蓮回家那天,母女倆在火車站依依惜別。臨上火車時,陳兆蓮突然告訴羅小琴:“丫頭,我在你枕頭下放了400元錢。”羅小琴的淚水奪眶而出,她知道,媽媽肯定是覺得這次讓她花了不少錢,而這400元,媽媽要省吃儉用很久才能攢夠。回到出租屋,羅小琴才發現,媽媽還做了一鍋她最愛吃的蒸面留給她,那一刻,她再一次無法控制住眼淚。

    收入逐漸穩定后,羅小琴和哥哥商量,提出讓媽媽不要再做環衛工,說他們可以養活她。陳兆蓮不同意,告訴女兒:“傻丫頭,你的錢還要留著當嫁妝呢,可不能亂花。媽一輩子也沒給你們存錢,現在老了,只求不增加你們的負擔。”勸不動媽媽,羅小琴只好利用節假日經常回家看媽媽。每次回去,她都要打好水,和媽媽一起洗腳,和媽媽擠一張床。一次,她又要和媽媽一起睡覺時,媽媽非讓她回自己房間,見她不樂意,陳兆蓮有些歉意地說:“我整天跟垃圾打交道,即使洗澡身上都有氣味。”羅小琴根本不在意這些,撒嬌道:“我不管,就要和你睡。”陳兆蓮拗不過她,嘴里勉強答應她,心里滿滿的都是幸福。

    隨著工作越來越忙,羅小琴回家的次數逐漸減少,連續兩年只在年底才能回家,而哥哥的工作更忙,回家更不容易。2016年大年三十那天,陳兆蓮高興地忙前忙后,給剛回家的兒女包餃子、燉牛肉,看著媽媽佝僂的身影,羅小琴忽然想到“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句話,她的心瞬間難過起來,心里有了回家鄉工作的念頭。

我來當爸爸,反串新郎和媽媽拍“婚紗照”

   20173月的一天傍晚,羅小琴接到鄰居奶奶的電話,說陳兆蓮發高燒在家躺了兩天。羅小琴心急如焚,連夜趕回家,見到媽媽虛弱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她抱著媽媽放聲大哭。經歷這件事后,羅小琴意識到,媽媽年齡漸大,不適合再獨自生活,可哥哥與自己都在外地工作,能陪她的時間也會越來越少,因此更加堅定了回家鄉工作的決心。兩個月后,她不顧媽媽的反對,毅然放棄無錫的好工作,在家鄉十堰開了一家舞蹈工作室。

    創業初期,羅小琴很苦很艱辛,但想到能有更多時間陪媽媽,她一次次迎難而上,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終于漸漸有了成效。空閑時,她要么幫媽媽干活,要么陪媽媽聊聊天,一起享受相聚的時光。

   2018919日,羅小琴陪媽媽逛街。路過一家婚紗影樓時,陳兆蓮眼里放出異樣的光彩,不住地夸婚紗漂亮。媽媽的眼神深深觸動了羅小琴,回去后她才發現,爸媽結婚時只有一紙結婚證,連張黑白照都沒舍得拍。她很想為花甲之年的媽媽補拍婚紗照,又無奈缺少爸爸這個男主角。這天晚上,媽媽白天說的話一直回響在羅小琴耳邊。輾轉反側中,她的靈感忽然閃現:“我何不穿上男裝,代替爸爸陪媽媽拍婚紗照呢?”

    第二天一早,羅小琴就帶著媽媽來到那家婚紗影樓,她告訴媽媽要陪她拍婚紗照。陳兆蓮的眼淚奪眶而出,不好意思地笑道:“傻丫頭,媽都63歲了,還拍啥婚紗照啊?人家會笑話的。”“沒事,媽,我就想看看你穿婚紗的樣子。”羅小琴紅著眼睛勸媽媽。看著她晶瑩的淚光,陳兆蓮含淚同意。因從來沒有化過妝,在準備及拍攝的過程中,陳兆蓮都非常緊張。當脫去長裙,換上男裝的女兒將手捧花遞給她時,她的眼淚奔涌而出,看到這一幕,想到媽媽幾十年來吃的苦,羅小琴也淚流滿面。

    照片中,63歲的陳兆蓮神采奕奕,要么長裙飄飄,要么一身牛仔服,要么穿著很潮的闊腿長褲,仿佛變成女兒的同齡人……每一張照片中,她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眼神里充滿滿足和感動。讓羅小琴沒想到的是,她反串爸爸,陪媽媽拍婚紗照的事情很快在當地傳開了,還有媒體找上門去采訪她。

    羅小琴說:“每個女孩都很愛美,我爸離開得早,欠媽媽一組婚紗照。現在我長大了,可以代替爸爸繼續愛護媽媽。希望大家趁著想做、能做,就大膽為父母做點什么,盡孝要趁早。”

編輯/劉洋

?
? 3d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