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刻羽: 我從不想身上所謂的光環

作者:尹潔 發布時間:2019/6/5 8:31:49

    她身上有太多的標簽: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行長金立群的女兒,26歲獲得哈佛經濟學博士,29歲受聘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終身教授。她還獲聘耶魯、哈佛、伯克利、清華等高等學府客座教授,是全球第二大奢侈品集團瑞士歷峰集團最年輕且唯一的中國董事。

  網上對她有一句話總結:出身比你好,比你聰明還比你努力——她就是LSE最年輕終身教授金刻羽。

 

家庭背景不是一切

   “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金刻羽的名字就來自戰國時代的名篇《宋玉對楚王問》。

    其中“下里巴人”和“陽春白雪”兩個成語廣為人知,其實緊隨其后的還有兩句“引商刻羽,雜以流徵”,有著比陽春白雪更高一層的音樂境界。金立群用“刻羽”作為女兒的名字,可見這位父親的文化底蘊。他從一開始就想好將自己的學術夢附加在女兒的生命中。

    “我爸對于我長大干什么并沒有具體的規劃,但從我小時候開始,他就培養我的好奇心,讓我養成了愛讀書的習慣,在個人成長方面給了我很大空間。”金刻羽說。這種習慣的養成也源自金立群的言傳身教。“他下班后,一有時間就讀書。我們每天吃完飯,不是看電視,而是一起讀書,或者進行戶外運動。我們經常聊天,但很少討論經濟問題,一般是文學、外交、國際政治。”

    從小金刻羽接受著父親給予的時間觀念。時間如何而來在于你整個人生中的時間利用。父親跟她說,每一天、一星期、一個月的范圍里,每個人能挖掘出來的時間差不多。但從十年、二十年這個跨度看,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就大了,這其中的差異在于把握時間價值。

    金刻羽時時刻刻謹記父親的教誨,絲毫沒有在時間上浪費。在家的時候,和父母一起讀書,討論各種問題。學習之外培養自己的興趣愛好,彈鋼琴、吹黑管、游泳、溜冰、打網球。甚至她在音樂方面也做足了功課,深得老師贊嘆。

    就這樣,金刻羽14歲時就獲得紐約哈瑞斯曼高中全額獎學金,只身一人赴美求學,三年后獲得哈佛大學全額獎學金。她在哈佛大學本科畢業后,又繼續在本校攻讀了經濟學博士。

    沒有一個成功的人不是超級努力和自律的,這是成功的必要條件。家庭不是必要條件,但可以輔助一個具備成功者素質的人更快地發展。短短幾年,金刻羽以自己的時間準則嚴格要求自己,用實力證明“家庭背景不是一切”,只有自我付出才能有所收獲。

從哈佛到倫敦

    金刻羽從人大附中畢業后,決定出國留學,而這段經歷也成就了她人生的重大轉折。

    那時金刻羽的唯一目標就是上哈佛,一到周末她就看書,養成習慣后就不再感到寂寞,這段生活對她的性格培養幫助很大,以至于她后來在任何環境下都不會感到孤獨。

   2000年,金刻羽拿到了哈佛大學的全額獎學金,本科畢業后,她又繼續攻讀博士學位。金刻羽覺得自己在哈佛的最大收獲是從同學們身上學到的。

    “中國有句俗語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哈佛的每位同學在高中時都名列前茅,但我發現,很多人已經超越了學校設定的界限,不僅僅是成績拿到A以上,他們做的事情遠遠超出了高中生的范疇,比如有的同學十幾歲就開始寫劇本,有的做服裝設計師,讓人驚訝又佩服。”

    哈佛的課業壓力可大可小,關鍵在于學生自己的選擇。“如果你有動力,可以接觸到世界上最好的教授、最好的資源、最好的機會。你可以鍛煉自己的組織能力、創新能力,也可以去創業,哈佛給你這樣的空間,那么你就可以選擇一些比較簡單的課。一切都是由你控制的,做什么都可以,只要做好了都有機會找到非常好的工作。哈佛不以成績為唯一評判標準。”

   2009年,金刻羽獲得哈佛大學經濟學博士,同年進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任教。


出類拔萃的女經濟學家

    作為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最年輕終身教授的金刻羽,因為所從事的宏觀經濟學研究有助于發展中國家央行制定貨幣政策,她曾入選“全球青年領袖”。

    而實際走上經濟專業這條道路絕非她本意。父親金立群是從文學轉向經濟的。他早年畢業于北京外國語學院,上世紀80年代初,成為“文革”后第一屆英語研究生。

    畢業時,金立群的老師建議他去財政部,因為“中國更需要經濟和金融人才”,本想從事英國文學研究的金立群就這樣踏入了經濟領域,但一直沒有放棄“文學夢”,90年代還翻譯了《摩根財團》一書。

    在這樣一位偏愛人文的父親的熏陶下,金刻羽選擇了歷史作為本專業,而這一舉動卻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父親認為經濟學專業對她的未來發展更有幫助,最后金刻羽選擇了經濟學專業,并只用兩年時間就修完了哈佛所有的本科課程,在26歲時獲得了經濟學博士學位,隨后進入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SE),現在已成為LSE最年輕的終身教授之一。

    在學術領域,金刻羽還處在努力攀登的階段。她曾在國際頂尖學術刊物《美國經濟評論》上發表過兩篇論文,也在《金融時報》發表了《歐洲應向亞洲取經》的文章,建議歐洲各國學習亞洲務實的精神。

    現在,金刻羽的研究重心是新興經濟體。“過去研究的是比較相稱的經濟體,比如歐洲對美國。現在新興經濟體發展起來了,可以研究的課題很多,我目前研究的是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經濟交流問題。”

    當被問及怎么看身上這些光環,金刻羽這樣作答:“我遇到過太多非常聰明,又特別努力的學霸。當你看到身邊這么多優秀的人,不光是優秀而且還特別努力時,你肯定是覺得自己沒有什么所謂的成績,也就是僅此而已。所以我不太去想所謂的光環,作為一名80 后,我見證了中國重新崛起為經濟大國,并堅信未來所有的重大金融故事都離不開中國。因此我就想趁現在這個機會,更好地幫中國在全世界傳達一些重要的話語,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努力和溝通。”

編輯/倪萌

?
? 3d豪情